·连发注册送彩金 >> 历史荐读 >> 解放前夕,中共潍北县委给九纵全体指战员的信
 
  

解放前夕,中共潍北县委给九纵全体指战员的信

 

来源:咸阳新闻网 2015年03月23日 子夜星网站整理编辑
 

  

  【按语】  在南京军区档案馆的库房里,保存有潍县战役时中共潍北县委写给“九纵”全体指战员的一封信。这不是一封普通的信,是当时受尽摧残的潍北县人民向自己的子弟兵倾诉苦难和表达强烈愿望的呼喊。这封信,成为当时“九纵”最有力的战前动员令,把部队的战斗情绪推向了高潮,给上阵拚杀的将士增添了无穷的勇气和力量。它给所有“九纵”指战员留下了永不磨灭的记忆。今天,不仅每一位“九纵”的老人回忆潍县战役时都会提到它,而且驻鲁的每一名现役军人也都清楚地了解这封信的内容和历史。信的全文如下:

  

 
  聂司令员、刘政委并转九纵全体同志:

  当胶济线西段的伟大胜利消息传到潍北县的时候,潍北县的全体党员、干部及广大群众,莫不欢欣鼓舞,都望眼欲穿地期待着你们的胜利东征。潍北县广大人民把复仇求生的希望,完全寄托在自己的军队身上。在这里,潍北县的全体党员和广大群众向劳苦功高的你们致以亲切的慰问和热烈的敬礼!

  亲爱的同志们,看见了你们,我们又喜又悲:喜的是这回可得救了,悲的是这几个月我们受尽了亘古未有的大灾难。国民党军自占领潍县后,抓丁抢粮,烧杀掳掠,无所不为。潍北县即被拉去牲口两千余头,粮食被抢净光,被抓壮丁难以统计。更残酷的是广大群众被杀害。两年多来,潍北县人民被残害者已有千余。单是纸房区李家营村一带即被害数百人。直到今天,寒亭据点周围的死难同胞仍曝尸旷野,无人收拾。残杀方式更令人闻之毛发耸然。铡刀铡、活埋已成为匪徒们采用的普遍手段。有的先被割去耳朵舌头,然后活埋;有的被拔去头发而后铡死;有的被割开腿后加油烧死;有的被丢在水里眼睁睁淹死;有的妇女被裸体绑在树上轮奸,然后用火烧的枪条插入阴部活活搅死;有的被剥光衣服,用开水浇,把全身烫起水泡,再用竹扫帚把皮扫去,名为“扫八路毛”;有的用剪刀剪碎全身皮肉,名为“剪刺猬”;敌人还把待哺的婴儿的两腿劈开,丢在烧红的锅里,叫做“穷小子翻身”。纸房区邢家东庄,蒋匪在街口安下3面铡刀,竟然按户抓人去铡。这个村先后被杀害21人。妇救会长的孩子被铡成两段,青妇小队长的妹妹徐单被敌人用枪穿死,邢振明的妻子和怀孕的儿媳相继被活埋。纸房村贫农韩在林弟兄3人14口一起被活埋,只剩韩的老母,哭求给她留下一个人种而不得。她眼看着自己的子孙被杀光,悲痛欲绝,也上吊而死。高里区一次被杀被铡12人。军属于传弟之妻被敌人用钳子先拔去头发,又割开腿肚子加上盐,活活折磨死。固堤区东小官庄一家贫农3口人全被杀死,其妻怀孕6个月,死后小孩的两腿露了出来。当时的潍北,被害同胞尸横遍野,任野狗撕食。断骨碎肉比比皆是,难属四处认尸,小孩嚎哭寻母,其惨痛情景催人心酸落泪。这是潍北人民永世难忘的血海深仇!

  自去年三合山战役后,敌人被迫退出据点,我全县广大党员、干部、群众,始含泪忍痛,收拾死难同胞的尸体,但已骨折肉烂,不可辨认。死难的穷老少爷们,在临死时都殷切盼望为他们复仇,杀尽蒋贼。高里区的一个村妇救会长,死时曾告诉邻家说:“告诉共产党、解放军,一定为我报仇啊!”

  亲爱的同志们,你们是华东野战军的主力军,你们是胶东的子弟兵,你们屡打胜仗,有了你们就有希望,有了依靠,你们是我们的救命恩人。我们不让你们走,要你们给我们报仇,要求你们象在孟良崮一样消灭敌人,在潍县留下英雄的胜利,立下大功。这是我们对你们的高贵信仰,也是人民对自己军队的命令。

  亲爱的同志们,报仇的这一天来到了!解放潍县,拯救潍县人民的这一天来到了!这里先预祝同志们胜利。同时,我们也在准备全力支援你们。连日来,全县人民正忙着磨面、砍柴,一定尽最大的努力来保证同志们吃好饭,打胜仗。让我们在潍县战役胜利的庆祝大会上握手言欢吧!

  致以

  亲切的胜利敬礼!

                            中共潍北县委员会
                            一九四八年四月十日


  ·附记·

  许剑波,当时潍北县委书记

  就是他,代表县委饱蘸着潍北人民的血泪撰写了这封信。他在回忆文章中详细记述了写信的经过。

  抗战胜利后,他奉西海地委指示于1946年1月,带领工作团到潍北协助县委开展申冤诉苦、锄奸反霸工作。在县委领导下,工作团深入各区帮助地方党组织发动群众进行申冤诉苦、减租减息斗争。随即在全县范围内开展了以实现“耕者有其田”为目标的轰轰烈烈的土地改革运动。这年秋天,他被任命担任潍北县县长。1947年秋,改任潍北县委书记。

  1948年4月初的一天,上级通知县委负责同志立即赶到寿光参加紧急会议。

  这是一次军政联席会议,由9纵司令员聂凤智主持。会上,聂凤智传达了党中央“解放全山东”的指示和山东兵团关于解放潍县的命令。听了聂凤智鼓舞人心的讲话,许剑波等人非常兴奋和激动。潍县城,这座处于胶东半岛咽喉地带的军事重镇,自1945年秋日寇投降,就被国民党军抢占了。盘踞在这里的国民党第8军和张天佐统领的地方武装,正是凭借着这座坚固设防的城池,扶持豪绅恶霸,网罗残渣余孽,对潍北大地施展了惨无人道的蹂躏,对潍北人民施行了残酷的屠戮。尤其是1947年春以来,他们在潍北犯下的罪行,更是十恶不赦,罄竹难书。现在,处在水深火热之中的潍北人民日夜盼望的一天终于要来到了。

  为了保证打好这场在山东境内具有重大意义的攻坚战,上级指示地方党组织要充分发动群众,竭尽全力支援前线。散会时,潍北县委组织部长陈泰东对聂凤智说:“我们回去以后是否马上把全县民兵组织起来,以便配合部队作战?”聂凤智哈哈大笑起来,在场的其他几位首长也笑了。许剑波等人不知道首长们为什么笑,感到有些莫明其妙。这时,聂凤智走过来风趣地说:“我的同志,今天我们解放军的力量和过去可是不一样啦。先前我们和敌人打仗,主要靠游击战,一点一点地吃;现在我们和敌人作战,主要采用运动战、阵地战,张大口袋,一袋一袋地装。眼下,我们以两倍于敌的力量对付潍县这股敌人,还怕陈金城能飞上天去?”听了聂凤智的话,许剑波等人会心地笑了起来。这可是一场关键性的战役,打下了潍县,就好比登上了济南府的城墙,王耀武也就成了瓮中之鳖了。你们回去后,要把解放潍县的消息,尽快告诉潍北人民,使军队和人民握成一个拳头,砸烂陈金城这个‘固若金汤’的王八窝!”聂凤智一席话说得许剑波等人心里更亮堂了,每个人胸中都像点着了一把火,热辣辣的。

  告别了首长,他们星夜启程赶回了潍北。第二天,他们立即在县委驻地张氏区孙家杨孟村召开全县区长、区委书记会议,对支前工作做了紧急动员和部署。为了进一步发动群众,保证支前工作的顺利开展,县委又专门召开了全县积极分子代表大会。会上,各区代表纷纷登台发言,以大量血的事实,控诉了地主还乡团残杀潍北人民的滔天罪行。并怀着笃诚的感情,表达他们全力以赴搞支前的坚定信心。当时整个会场群情激愤,“为死难同胞报仇!”“全力支援解放军!”“打下潍县城,活捉陈金城!”的口号声此起彼伏,响彻云霄。大会开过以后,县委根据广大群众的强烈要求,决定由许剑波代表县委起草一封给9纵的信,向人民子弟兵诉说潍北人民的一腔苦水,表达他们的一片赤心。

  4月10日,那是一个漆黑的春夜,许剑波坐在一盏昏暗的油灯下,铺开粗糙的毛边纸,开始写信。当他一提起笔来,潍北人民横遭杀害的惨象,顿时浮现在他的眼前。1947年4月,国民党反动派对山东解放区发动重点进攻,地主还乡团依仗国民党军的势力,从潍县城里窜出来,“以十倍的疯狂,百倍增长的仇恨”,向潍北广大的翻身农民进行残酷的阶级报复。尤其是8月份,地主还乡团乘解放军转移之机,突然包围了泊子区的高庄、固堤区的店后、纸房区的李家营等村庄,大肆抓捕共产党员、基层干部和土改积极分子,押往李家营,进行了惨绝人寰的大屠杀,一个月左右杀害494人,其中妇女131人,儿童29人,一手制造了骇人听闻的“李家营惨案”。其惨楚情景令人目不忍睹,耳不忍闻。……想着想着,一股难以名状的怒火突然涌向许剑波的心头,几乎使他失去控制。他仿佛听到自己的心在呼喊:要控诉,要报仇,要伸冤,这累累血债必须用同物来偿还!他不由自主地握紧了手中的笔,飞快地写起来,恨不得一口气把所见到的、听到的、想到的一切一切,统统向自己的子弟兵倾吐出来。他写呀,写呀,密密麻麻地写满了十几张信纸。东方发白的时候,这封充满了潍北人民血海深仇和热切期待的信终于写成了。

  4月11日,他把这封信郑重地送到了9纵司令部。

  这封信深深打动了读到它的每一个人。9纵党委对这封信非常重视,政治部立即将信印发给全纵各部队。

  9纵指战员1947年10月从胶东内地突围向西转战时,沿途看到不少还乡团暴行留下的惨象,有些指战员的亲属就是受害者。当这封信在各部队宣读时,指战员们泣不成声,再也按捺不住内心的愤怒,强烈要求报仇雪恨。“打进潍县城,活捉陈金城!”“为潍县人民报仇!”的口号声响成一片。

  当时任25师73团政治处主任,现居住北京的王济生老人说:

  潍北县委的信不仅起到了战前动员的作用,还教育了解放战士。打周村,我团伤亡比较大,俘虏马上补充进来,占到了连队人数的20%到30%。打潍县时,解放战士入伍不到一个月,对他们进行政治教育是一个迫切问题。潍北县委的来信对这部分战士的教育起了很大作用。解放战士的军事技术比从解放区农村来的新兵要高得多,他们大部分都是穷苦出身,思想觉悟提高后,部队战斗力很快就上来了。

  潍县战役,山东兵团的兵力是国民党军的两倍,炮兵占有优势;国民党军武器装备和弹药方面优于山东兵团,并占有空军支援和坚固城防的优势。整体上双方实力差不多。但是,在部队士气方面,山东兵团占有压倒对方的绝对优势。潍北县委的信和新式整军运动在这方面所起的巨大作用,决不是以师、团的兵力所能衡量的。

  潍北县委的信,后来被27军和天津武警81师视为传家宝,至今仍作为部队进行传统教育的好教材。
 
 
 

 

连发注册送彩金
Personal Website. Created by Midnight Star .Copyrigh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