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发注册送彩金 >> 历史荐读 >> 日本遗孤忆中国养母:没有血缘的亲情
 
  

日本遗孤忆中国养母:没有血缘的亲情

 

原题:没有血缘的亲情 ──日本孤儿忆中国养母

文/吉长桂子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海外版 2015年10月10日 子夜星网站整理编辑
 

  

  日子久了,我对她的隔阂也渐渐消失了,开始认她作妈妈。至今我都记得,她听到我喊出第一声“妈”时激动的情景,她高兴地几乎从窗台上“滚”了下来,一把将我紧紧抱住又亲又喊,“宝贝”、“宝贝”地叫个不停,这个场景至今想起依然令我泪流满面。

  

 
  我是一名残留在中国的日本孤儿,从吉林省长春市归国,恢复日本国籍后,取名吉长桂子,以示纪念。日本残留孤儿是那个特定历史条件下产生的特殊群体,应该说我们都有两个祖国,两国亲人。怀着对中国亲人的深情厚谊,我一直想把我和养母的经历记述下来,现以片段的形式述说我与养母二三事,聊寄思念。

  一

  我被送给养父母时已五六岁了,虽是小孩却已懂事,被留中国这件事对我来说就是晴天霹雳,因此刚进家门时我一直哭闹,不肯与养父母亲近,对养母更是充满敌意。晚上她哄我睡觉,我不听话,最后困极便在旮旯睡下了。后听养父讲,养母总会小心翼翼地把我抱回床上,脱掉衣服盖严被子看着我睡,看到我梦中哭泣,她也偷偷抹泪。养母曾说,这孩子多可怜,我收养她,她就是我的亲闺女。日子久了,我对她的隔阂也渐渐消失了,开始认她作妈妈。至今我都记得,她听到我喊出第一声“妈”时激动的情景,她高兴地几乎从窗台上“滚”了下来,一把将我紧紧抱住又亲又喊:“宝贝”、“宝贝”地叫个不停,这个场景至今想起依然令我泪流满面。

  二

  养母为了让我成才成人,也是操碎了心。为了不让我成为文盲,她特地花钱请了一位私塾先生教我读书认字。日常生活中也言传身教地告诉我如何做人,还传授给我不少生活技能。比如针线活,养母说女红不行,会被人瞧不上,到婆家也会受气。她教我拆洗、缝补、纳鞋底、上鞋和刺绣等妇道。结婚后,丈夫和孩子的冬夏便服我都做过。当然也不只枯燥地教我干活,我们母女之间也经常猜谜语、说笑话。有一次我逗她,把一段刀鱼刺贴在墙上喊:“妈!妈!你看那大钱串子。”养母知道我逗她,一戳我脑门:“你个噶丫头!”脸上却乐滋滋地笑着。现在想想,就是在这日常平淡的生活中,我沉浸在充满了母爱的温馨、幸福中。

  三

  我长大嫁人后,养母还时刻挂念着我。我生第一胎时,正赶上国内“三年困难”时期,养母怕我“坐月子”吃不饱,总是自己不吃干粮而省下给我吃,还装作若无其事地跟我讲:“口干舌燥的,这干粮我吃不下,就喝点稀饭吧,干粮你吃。”可我心里能不明白那是养母疼我?这还不算,一天养母竟给我带来了一筐鸡蛋!那时鸡蛋十分稀有,百姓很难吃到。看着这一筐鸡蛋和因给我送蛋而喘着粗气的母亲,我心中不知是什么滋味,一下扑到她怀里哭了起来。养母拍着我说:“你看你看,都当妈了还像个小孩儿一样哭呢。”是啊!在她心中,我永远是她亲生的孩子。

  养母的恩情我怎能忘?如今她离开我也几十年了,我在养母的墓碑上刻了“养育之恩,永志不忘”这八个字。它们刻在碑上,更铭刻在我心中。
 
 
 

 

连发注册送彩金
Personal Website. Created by Midnight Star .Copyrigh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