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发注册送彩金 >> 历史荐读 >> 国民党到底运走大陆多少黄金?
 
  

国民党到底运走大陆多少黄金?

 

文/马平 来源:观察者网 2016年03月24日 子夜星网站整理编辑
 

  

  【核心提示】 总的来说,国民党撤退时从大陆掠走了价值数亿美元的财富,胁迫了上百万受教育人口,对大陆经济来说是惨痛损失,对台湾来说则是强大的经济刺激。数百万两黄金一方面充当了国民党撤台初期的救命钱,另一方面也是台湾重建工业化社会的第一笔流动资金,更是台湾这个小岛应对国际市场风浪的“压舱石”。几亿美元的资产虽然还谈不上天文数字,但对于台湾来说,它的作用远远超过了后来的百亿、千亿美元。

  

 
  奄奄一息的国民党终于顶不住清算党产的压力,公布了几十年来的“总账”。对于大陆网民来说,国民党还有多少油水可“榨”只能算个娱乐新闻,毕竟看落水狗淹死并没有什么意思。但是,这个“总账”表明,国民党政权逃往台湾的时候带走了227万两黄金。对历史略有了解的人都知道,这是当年滥发金圆券,用废纸骗走的大陆各省财富。国民党党产问题因此在大陆也成了热门话题。

  那么,国民党到底带走了多少财富呢?227万两这个数字是否有所隐瞒?

  到底抢了多少?

  从各方面记录来看,227万两这个数字不能说非常准确,但也不能说离谱。美国加州大学有位老教授叫吴兴镛,他的父亲是吴嵩庆,自北伐战争时期就追随国民党做后勤主管,后来担任国民党军联勤总部副总司令,曾专门主持过向台湾撤退金银的工作。吴嵩庆去世后,全部私人笔记和资料交给了吴兴镛教授,吴兴镛因此开始研究国民党黄金问题。从吴教授的超然地位和他父亲的履历来看,这个考据应该是相当可信的。

  吴教授认为,大陆运台黄金主要分四批:

  第一批1948年末起运,从上海经厦门运往台湾,合计258万两。另有银元400万。
  第二批1949年1-2月起运,从上海到厦门鼓浪屿,99万两。另有3000万银元。
  第三批1949年3月起运,从上海空运到台北,60万两。
  第四批1949年5-6月,从上海运到台湾19.8万两。另有银元120万。

  四批合计436.8万两。此外从美国运回国库储蓄20万两,合计450万两有余。

  不过,国民党方面负责推行金圆券工作的俞鸿钧统计,最后拿到手的黄金并没有这么多。完全丢掉大陆之后清点国库,只有277万两,这倒是接近于227万两的说法。

  为何会有如此之大的差额呢?从史料来看,主要原因是国民党在解放战争末期又花掉了一些金银。1949年初的时候,国民党还不承认在大陆的全面失败,至少不认为台湾是唯一的退路。当时虽然三大战役已经结束,长江防线岌岌可危,但蒋系在西南还有百万之众和蜀道天险,广东还有富庶的省份和出海口,桂系和阎锡山各自有十几万直系军队和经营已久的基地。在蒋介石、白崇禧等人看来,只要美苏尽早爆发冲突,中原鹿死谁手还未为可知。

  所以,虽然黄金运到了台湾,也只是为国库找了一个安全的存放地点。一旦大陆有反扑的机会,该花钱还是要花钱的。许多留在大陆的军阀因此得到了台湾空投的黄金,比如说西北马家守兰州,就得到5万两黄金的财政支持;陶峙岳当时尚控制新疆,也拿到了10万两。这些黄金一部分被马家军阀等人拿到国外享受,一部分为解放军所缴获,一部分失散于战场。几个月至少消耗了几十万两。

  到了1949年末,重庆失陷,成都被围,桂系主力被打残,江南完全易手,蒋介石终于认清了大陆战事已不可挽回的事实,决心全面向台湾收缩。此时清点,国库存金约为290万两左右。失掉大陆蒋介石已成惊弓之鸟,曾派人到菲律宾、韩国等地建立基地,为进一步流亡做准备,又消耗了一些硬通货,这和俞鸿钧277万两的数据比较契合。

  此外,不能忽视同期运走的外汇、银元和其他贵金属。比如说第二批90多万两黄金起运的同时,军舰上还有3000万枚银元及7000万美元现金。国民党在山东撤退的时候,也卷走了十几家银行上千万美元现金。按照吴兴镛的研究,认为实际运台的其他硬通货价值350万两。即国民党从大陆带走的硬通货总共折合成黄金约为700万两左右,其中一半左右是黄金。

  700万两黄金折合多少钱呢?首先我们要搞清楚一两黄金是多重。当时实行的是旧市制,一斤16两,即一两31.25克。而国际金价单位是盎司,即31.1克。在黄金总量误差可能达到十几万两的情况下,我们不妨近似认定一两就是一盎司。国民党此时手中的全部细软大概就是700万盎司的样子。1944年,美国压倒英国的金融霸权,建立了布雷顿森林体系,规定了35美元一盎司的黄金官价。700万盎司约等于2.5亿美元。这就是国民党从大陆最终带走的硬通货数量。

  不止是金银

  国民党临行带走的不止是金银美钞,还有海量的物资。在淮海战役之后的几个月里,仅上海开往台湾的货轮就多达1500艘,几百万两黄金只占用了数百吨的运量。其余的船上,货仓里满是贵重物资和机器。根据军统经理处少将处长郭旭回忆,上海战役前,京沪杭警备总司令部的命令非常明确:

  1.中央银行所存黄金、白银和银元,扫数运往台湾。
  2.机器设备、车辆、纸张及暖气设备等物资,都运往台湾。
  3.棉纱、布疋,大部分运往台湾,一部分运往香港,由上海市政府派人到香港管理。
  4.所有招商局及民生公司的轮船,除留一部分军用外,其余都交由物资局调用。
  5.帆船及大小木船3000多艘,其中约有1500艘不能驶往台湾,暂留作军用外,能驶往台湾的都交物资局调用……上海资本家的物资,由上海警备司令部会同上海市民政局调查,监视工作则由稽查处负责办理。

  当然,由于效率低和地下党破坏,工业物资没有全部运走。但还是有相当数量的物资运往台湾,细数台湾军工产业,大多数都有从大陆抢运的物资做起家资本。比如说台军现在全部子弹都靠205联勤厂制造,这个厂前身就是李鸿章主办的南京金陵兵工厂;2014年出现重大事故的204联勤厂,前身是武汉的化工厂,到台湾后负责制造化学毒气。当时中国唯一能造航空发动机的贵州航发厂,后来搬到了台中。台湾的高雄飞机制造厂虽然被美军轰炸破坏,但又迁入了大陆的三四家飞机厂,成为台湾航空工业的起点。

  轻工业也一样,解放前夕,荣氏家族的申新系统纺织厂大多数可移动资产都去了台湾。50年代初,台湾制造业前100名,有24家源于上海资本或上海企业家。蒋纬国的岳父石凤翔本来是西安实业家,1948年把美国进口的物资直接运往台湾,改在台湾经营。1950年前后,由于台湾房屋不足,由大陆运来的布匹、棉纱一度无处存放,腐烂甚多。青岛撤退时,啤酒厂的一部分设备运到台湾成了台啤的起家资产。郎咸平的父亲郎丰津随26军撤退的时候,身下就是一箱不知何处搞到的啤酒。

  物资都去了台湾。轮船当然也不会给共产党留下,1949年全国造船能力只有每年6000-10000吨,全部剩余机动船吨位不到20万吨,大多残破到不能出海。但国民党撤退时,仅招商局一家就带走26万吨优质船只(香港招商局起义带回2万多吨)。全国总计24艘油轮,到共产党接手的时候,只剩下四艘1000吨左右的旧船,且已自沉江中,尚待打捞。这些被卷走的船只也成了国民党政权“复兴”的本钱。

  2.5亿美元的浮财,一两千船的物资机器,几十万吨的海轮,国民党带走的物资貌似不多,但考虑到国民党退台之后控制的人口,这笔钱相当不少。1945年台湾有600万人,国民党撤退裹挟了200万人入台,合计800万人。当时大陆人口5.5亿有余,手里有多少硬通货呢?区区1600万美元。再加上十几万两的黄金储备,大陆硬通货合计也只有一两千万美元,不到国民党政权的十分之一。

  1949年毛泽东亲自去了一趟莫斯科,赫鲁晓夫来了一趟中国,总共给了中国5亿美元贷款。整个50年代,大陆方面能动用的国际硬通货不超过10亿美元(要还的)。考虑到台湾人口约为大陆的70分之一,可以说国民党当时的发展资本要比大陆雄厚的多。即便只计算绝对数量,大陆外汇和黄金储备合计超过2.5亿美元也要到十几年后的1963年;海轮总量超过被台湾带走的吨位要到1961年。即大陆要用十几年的发展才能补齐被国民党掏空的家底。在国民党卷走的招商局轮船中,有一艘海辽号率先起义,开赴解放区,这艘3400吨的海轮立刻被新中国视为珍宝,以至于被印到了人民币上,一直用到我记事的时候。可见国民党卷走这批工业“种子”在那个年代何等重要。

  “经济奇迹”的本钱

  但这依然不是台湾方面主要的优势所在。作为1895年即割让的殖民地,台湾对于日本这个弱势帝国主义来说已经不是简单的倾销市场和原料基地,而是“内地的延长”(1919年首任文官总督田健治郎提出的观点)。为了把台湾同化为日本的一部分,日本政府和财团对台湾进行了多轮投资,已经把台湾改造成一个准工业化社会。

  1931年,台湾发电量和整个大陆相当,著名的日月潭景区就是一个大型发电站。到了1949年,因为接收了东北的日占区,整个大陆的发电能力是170万千瓦,仅相当于台湾的4-5倍。日本投降时,台湾总铁路里程已经超过5000公里(包括私营窄轨),约为大陆的四分之一。台湾800万人口,已有一半是工商业人口。即便不考虑台湾因四面临海而带来的交通便利,国民党控制区的人均工业化水平也超出大陆十几倍,在1949年就达到了大陆80年代水平。

  当然,台湾的工业和交通业原本依附于日本本土。在台湾的日本人多达几十万,除了负责镇压的军人和官员外,还包括许多技工和工程师。战后这些人撤出,导致台湾产业运转不灵。但很快,国民党撤台,除了带来几十万军队,还带来了上百万教育水平远超中国平均值的人口。中央研究院四分之一的院士去了台湾,和日占时期形成的中小学教育结合,把台湾打造为中国教育水平最高的省份,正好承接台湾远高于内地水平的工业。

  等到台湾本地征兵制度建立以后,几十万老兵从一线部队中裁撤出来。他们虽然缺乏教育,但远离家乡,缺乏组织,被禁止结婚,只需一纸“授田证”做报酬,就可以送到基建工地上做奴隶式的劳动。现在打通台湾东西海岸联系的中横公路(太鲁阁公路),就是用这些老兵的血汗换来的。

  还有,台湾在1949年之后接受了天量(相对人口而言)的美国援助。1950-1957年,仅直接经济援助就高达6.83亿美元,换算到大陆人口相当于近500亿美元,足可以为大陆援建十几个“一五计划”。即便不考虑总计几十亿美元的军事援助,台湾的美援数量也堪称惊人。60年代前期,台湾每年接受美国直接经济援助就高达一两亿美元,和带往台湾的全部黄金价值相当,大多数以贷款贴息和奖励方式提供给制造业,迅速刺激了台湾经济的成长。

  日本留下的工厂、大陆移居的技术人口、动辄数亿美元的经济援助,再加上美国单方面开放市场,这都是台湾经济一度远胜于大陆的核心原因。但在1949年这个逃亡年代,几项有利条件都是远水不解近渴:首先,日本投资的工业在二战末期被美国多次轰炸,需要修复才能发挥作用;其次,大陆移居的人口还处于无政府主义状态,需要时间来组织成可用的人力,暂时也没法变成经济盈余。至于美国援助……美国已经给了100个师的美械,都在大陆送给了解放军。退台的国民党军号称官比兵多,兵比枪多,枪比子弹多,时刻都可能因为少量解放军偷渡部队而做鸟兽散。在距离台北几十里路的汐止区还有台共武装基地的时候,美国不会再给一触即溃的国民党政权提供支持。国民党政权必须自己熬过撤退初期混乱的日子,才有资格寄生于这个全中国经济基础最好的省份。

  经济压舱石

  这个时候,从大陆搜刮的金银外汇、轮船物资就发挥了它的用处——安定人心,进口粮食,币制改革,收买骨干,乃至为土改提供支持。在49年-50年的混乱日子里,这笔黄金外汇比几十艘海军舰艇更能帮助国民党在台湾站住脚。(最强的巡洋舰重庆号已经投奔解放军)按照吴兴镛先生及其家人的回忆:“1949年后半年里,嫡系国民党军队的薪饷就是发银圆与黄金。”

  直到朝鲜战争爆发,第七舰队进入台湾海峡,美援才重新开始出现,在财政断粮的绝望中拯救了国民党政权。1952年起,美国上亿美元的援助加入国民党政府财政,最艰难的时期过去了。可以说,从大陆搜刮走的金银物资是国民党政权“熬过”这两年混乱期的决定性因素。也是台湾经济起飞的催化剂和垫脚石。时至今日,部分黄金依然在台湾“国库”中发挥准备金作用。2008年5月,国民党的卢秀燕等四名“立委”在“央行”副总裁杨金龙的陪同下,前往文园“国库”参观,他们发现有108万两从大陆来的黄金,自1950年6月入库后再未动用。一直充当台湾货币的准备金。

  总的来说,国民党撤退时从大陆掠走了价值数亿美元的财富,胁迫了上百万受教育人口,对大陆经济来说是惨痛损失,对台湾来说则是强大的经济刺激。数百万两黄金一方面充当了国民党撤台初期的救命钱,另一方面也是台湾重建工业化社会的第一笔流动资金,更是台湾这个小岛应对国际市场风浪的“压舱石”。几亿美元的资产虽然还谈不上天文数字,但它的作用远远超过了后来的百亿、千亿美元。只是国民党余孽和部分台湾人把大陆黄金看做了天经地义的“祖传”资本,忘了它和台湾的日本工业基础、故宫文物一样,本来是全中国人民的财富。这笔账早晚要和台湾当局、和国民党反动派算个清楚。
 
 
 

 

连发注册送彩金
Personal Website. Created by Midnight Star .Copyrigh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