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唱段精选

京剧影片《野猪林》唱段·长亭别妻

〔演唱·李少春 杜近芳〕
  

 

  
  

〔郊外长亭。林冲身披锁链。岳父张教头旁候。〕
张氏:〔匆匆赶来,哭道:夫啊……〕

见儿夫,不由我珠泪垂掉。
好一似,万把刀刺我心梢。
〔儿,古时妇人的谦称。儿夫,即小女子之夫。〕

恨奸贼,设下了狠毒的圈套,
可叹你,蒙冤屈入了笼牢。


实指望,好夫妻白头偕老。
啊……
万不想,顷刻间两下分抛!



〔语重心长地〕

盼只盼,苍天有眼存公道,
雪沉冤,重相会且待明朝。


望官人,你快把衷肠相告,
官人哪──
夫妻们恨离别,泪撒荒郊!



林冲:〔手带铁镣,指点自己的面颊,痛苦地
对妻子说道:你来看……〕


两行金印,把我的清白玷辱了,

〔转向愤怒〕

俺林冲,堂堂王法犯的是哪条?

纵然侥幸把残生来保,
愧对我──
地下的爹娘、结发的贤妻,
报国壮志一旦抛!

狠心我把娘子叫……

〔于袖中掏出休书。道白:娘子呀……〕

从今后,莫把林冲再挂心梢。


张氏:〔接过休书略一展示,怒撕,身子一
软,跌伏于地……〕

林冲:〔连声呼妻,急搀扶。〕


张氏:

见休书,不由我心如刀绞。
七出罪,我犯的是哪一条?

我与你,生死夫妻同偕老,
你……你你你
怎忍义断情绝,将我抛?!

〔张氏此时万念俱灰〕

从今后,我为谁人把残生保?
倒不如,寻一死血撒荒郊!

〔张氏拔钗,自刺。林冲、张父、丫鬟急劝阻。〕

林冲:〔白:妻呀,妻呀~!〕

〔只好告知衷情〕

结发人忠心,某早知晓。
写休书,为你除去祸根苗。

高俅贼与我仇恨非小,
配沧州,岂能一笔勾销?

〔悲愤之下,又流露出无奈与惭愧之情〕

男儿不能把妻保,
又怎能,连累娘子你……你你你
再受煎熬。

〔林冲此时也是泪光闪闪,痛苦万分〕



〔张氏听罢,泪光满面,转身过来,深情而
悲戚地呼道:夫啊……〕

张氏:

见官人,挥泪把衷肠告,
才知你,百转回肠五内焦。

任凭它──风狂雨雪暴,
为妻我,敢与松柏──竞后凋!


林 冲:〔诧异道:妻呀~!〕

我若是──千里沧州命丧了?

张氏:

我与你披麻戴孝,
守定了终身,志不摇!

林冲:

倘若是──高家贼再来缠扰?

张氏:

为妻我拼一死,早赴阴曹!

林冲:〔一声沉重:妻呀~!〕
张氏:〔一声柔情:夫啊……〕

林冲:肠寸断……
张氏:泪哭干……


林冲、张氏合:〔相互搀扶〕双心相照!……

〔在二解差凶恶的催逼之下,夫妻俩痛苦地
依依惜别。林冲踏上了漫长的饱受棍棒折磨
的发配沧州之路。途中险遭二解差陷害……

 张氏后来因又遭到高衙内的的逼迫,并听
信了林冲已丧身于途中,便自刎身亡。……

 这便是贪官污吏横行的大宋王朝中的一段
人间悲剧。〕

 ·谢谢欣赏·

 ·若想再次欣赏,请点击网页刷新,以保
证唱词的同步显示。

·连发注册送彩金·关闭·

 
提示:鼠标指针移入框内,暂停滚动。
  


京剧影片《野猪林·长亭别妻》观后语

文/ 璞如子


  在京剧影片《野猪林》中,李少春饰演林冲,杜近芳饰演张氏。二位京剧大师卓越的表演才华,逼真地再现了林冲“长亭别妻”时的悲情一幕。

  长亭别妻,本就是一场生离死别,况夫妻二人哀哀相诉,怎不催人泪下!面对因蒙受冤屈而遭此劫难的这一对夫妻,观众悲愤之下,难不由心底对那个黑暗腐朽的大宋王朝发出几声愤怒的声讨!

  当时大宋王朝《宋刑统》赫赫,典刑具备,且“律敕并行”,法度不可谓不森严;当时身为八十万禁军教头的林冲,也是英雄大有用武之地,身家不可谓不风光。但当朝者昏庸腐败,贪官污吏横行霸道,致纲纪败坏,法不责奸,而民命却系于倒悬,朝不保夕。

  庙会逢凶,祸起萧墙,“实指望,好夫妻白头偕老。万不想,顷刻间两下分抛!”张氏的这一声悲切的哀怨,正说明生活在一个黑暗社会之下的人们,根本就没有什么荣华富贵的保障,一切灾厄贫辱都可能随时临头。白虎节堂,困遭罗网,“两行金印,把我的清白玷辱了。俺林冲,堂堂王法犯的是哪条?”林冲的几声责问,同时又代表着多少人的血泪控诉?!试问,如此一位英雄尚且罹难至此,而寻常百姓之生死,岂不更轻如蝼蚁草芥一般?!

  抚今追昔,居安思危,不能不令人意识到──欲国治、民治,必须正本清源,最为至要者──吏治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