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发注册送彩金 >> 古典文选 >> 梅谱 [元末·王冕]


 
 

梅 谱

〔元末〕王冕 撰
  

连发注册送彩金整理编辑



【原始】

  夫梅,始自花光仁老。宋朝哲宗时,僧住衡山花光寺,老僧酷爱梅,唯所居方丈室屋边亦植数本。每花发时,辄床据于其下,吟咏终日,人莫能知其意。月夜未寝,见疏影横于其纸窗,萧然可爱,遂以笔戏摹其影,凌晨视之,殊有月夜之思。因此,学画而得其无诤三昧,名播于世。山谷道人叹之曰:“如嫩寒清晓行孤山篱落间,但只欠香耳。”士大夫有请数年而未得之者,有不求而自与之者。

  老僧画时,必先焚香默坐,禅定意静,就一扫而成。人或难戏之曰:“昔子猷好竹,师何僻于梅乎?”老僧正色曰:“真趣安许轻薄子所知耶!”问者悚然。

  老僧之所传五六人,独补之精通妙理,逃禅居士是也。老僧有一千二百余本传于世,临终作《披风洗露》寄山谷,谓之绝笔。


【总题】

上下相迎不要齐,枝枝横处短扶低。过后苍榔休惜嫩,三叠两折更交奇。


【总论】

  初学画时,以瓶置梅,以灯烛其影,脱其古怪,求其新意,庶可知其写之性也。叠花如品字,发枝若羽飞,蕊须分下上,花头见偏侧,副枝如丫,有其疏密,分其大小,一左一右,则成天理。


【述梅妙理】

  写梅作诗其来一也。名之虽异,意趣实同。古人以“画为无声诗,诗乃有声画”,是以画之得意,犹诗之得句。有喜乐忧愁而得之者,有感慨愤怒而得之者,此皆出一时之兴耳。画有十三科,梅独不在其列;所以喜乐而得之者,则枝疏而槁,花惨而寒;感慨而得之者,枝曲而劲,花逸而迈;愤怒而得之者,枝古而怪,花狂而大。此岂与众画类耶?有“意懒山无色,心忙水不清”之句,凡欲作画,须寄心物外,意在笔先。正所谓有诸内必形于外矣。


【指法】

  作梅意须先定,发笔如运斧。起枝处用小指,按实而行。鹤膝处停笔求意,发枝处急如箭中鹄。停笔安花势,宜品字交加,宛如鹿角,亦如虎爪。副枝处以身随体运,如墨浓淡,求其龙鳞,分其阴阳,见其四面,须要浑如真树,此乃用心之妙矣。


【论枝】

  枝须分其偃仰,花须分其阴阳。偃如覆釜,仰如新月。一阴一阳则成花,一仰一覆则成枝。五年则有鹤膝,十年则有龙鳞。枝欲疏老,干欲清癯,曲如斗柄,势若屈铁,肥不臃肿,瘦不枯槁。枝须抱体,干欲随身,梢欲混成,枝欲古意。刚柔相和,阴阳相应,始成梅矣。


【论花】

  花卉之中,惟梅最清。受天地之气,禀霜雪之操,生于溪谷,秀于隆冬。淡然而有春色,此岂非造化私耶!然今贤士大夫,咏之不足,而又画之幽绝,故可知矣。

  瓣虽五出,花有八般,有正背而开,有侧而绽,有倒而拆。或有谢未谢,或有色香藏白,有破萼吐心,皆出于丁点耳。丁者,谓一丁之事也,而为蒂;点者,谓三点而为房面,当发其七须。背欲露其四五,萼须缀其三点;点欲生其一丁,丁欲妆其嫩枝;枝欲抱其老木,木欲点其龙鳞。欲知其古节,节欲生其鹤膝;欲画其朽心,心欲生其苍苔。苔欲浓,心欲静;心虽病,意欲润。若能先于此,后学则纵横妙用,无施不可也。


【难花】

  枝须立其意老,花须成其意逸。逸且欲花真,花真,如楷字影。发七须,其中者一欲长,外傍欲短;中长生于花心,食之味酸,乃结子之须也。侧短者出于花侧,食之味甜,放香之心也。人或难之曰:“梅之须,不下数十茎,今只画七棘何也?”对曰:“六出、四出谓之棘梅,乃村野山中生之,或木之受气不清而然。独五出者,凛冲和之气,有自然之理。故画之难者骇然曰:“信公不谬矣”。


【论梅】

  花尖之花,其蕊须丁点端楷。丁欲长,而点欲小;须欲坚,萼欲偏。枝不可独发,花不可乱生;多而不繁,少而不疏。枝槁则欲意润,枝曲则欲意偏。老花必须相向,枝必须相依。其心欲缓,手欲速;墨欲淡,笔欲润;蕊欲圆而不类杏,枝欲瘦而不类桃。似竹之清,如松之秀,而成梅。


【口诀】

传梅口诀,性本天然。笔有石力,去莫迟延。蘸墨淡薄,不许再填。
起笔放逸,曲怪如颠。仰如新月,曲如弓弯。转如曲肘,而纵似箭。
老若龙角,嫩似钓竿。枯似丁折,条似直弦。枝如铁戟,花无十全。
弓梢鹿角,助条忌繁。势体自在,花大如钱。闹处莫闹,闲处莫闲。
嫩如鼠尾,分新旧年,气条无萼,助条指天。枯无重眼,一刺一连。
枝无重犯,须分后先。花心钱眼,须似龙髯。花有六六,反侧正偏。
倾仰覆谢,独春朝元。大放小放,吐雨含烟。小偏大偏,傲雪愁烟。
羞容背发,先春状元。如愁似语,吸露啼烟。骷髅带露,左偏右偏。
离披双背,带雪愁岚。弄晴蘸水,横暖江寒。椒包蓓蕾,蕊缀珠圆。
正萼五点,背蕊一圈。若作其蒂,如蚕吐绵。正须挑七,一须争先。
吐三背四,过则为愆。造无尽意,笔法精妍。须择智者,轻不可传。


【论梅之病】

碎枝繁杂,起笔大颠。交枝无意,嫩梢十字。弓势不成,梢无鹿角。
阴阳不分,嫩梢多刺。枝无条理则花无次序。贯枝重叠,老嫩有花。
节如苍眼,刺无副笔。重枝过节,枝无重轻。气条有花,挑心卷杂。
正背大小,雪雨花新。梢同一体,去笔再填。梢如死蛇,写景无意。


【续论·梅之病三十六事】

  起笔大颠,交枝无意。梢无鼠尾,枯有重眼。屈曲重叠。不分阴阳。枝无变态,老处无所。当闲却闹,从枝交杂。身无轻重,枝老却繁。气条包椒,嫩梢多刺。花盛不落,繁无正背。梢重根轻,身无神气。丁势不分,鹿角枯槁。起条英蕊繁胜,刺无副笔。花无肥瘦,枝不抱体。后梢过前,梢条同体。花无四面,嫩梢双花。枝嫩垂地,老嫩挑心。繁卷停笔,竹节下笔再填,不量地步,写景无景,枝梢十字。若能知病,何患不造其域!


【墨梅指论】

  古今爱梅君子与写真为花传神,自出一家,非入画科,名曰戏墨。发墨成形,动之于兴,得之于心,应之于手,方成梅格。如在竹篱茅舍间,江上溪桥畔,山巅水涯,只欠香耳。但要观之不足,咏之不足;精神潇洒,出世尘俗,此梅之得意入神。非贤士大夫孰能至此哉!后学知此趣者,不可轻泄。须欲得其人则可传。夫写梅,为梅修史,为花传神,当先观地势,次择中书纸墨。然后试墨浓淡,扫枝分干,紧捻三指,全凭小指推移上下,笔法自大至小,头不可尖,各分浓淡。老干枯健,嫩梢潇洒,亦须气象清致;梅干不老,便同桃李。老干带浓,多枯节眼,就节分梢,嫩枝带淡,无十分妆点。老干苔藓,枝无十字,若到十字交加处,便须用花蕊遮藏。枝分女字,梢多向上生,少向下生,所谓:“嫩梢如发箭,花心似虎须”。根无气条,条无花丸,老干嫩条,浓淡精神,笔法不弱,此写梅之逼真也。夫梢有弓梢、鹿角、斗柄、鼠尾、鹤膝、海棠、鹰爪、荆棘等梢势。要掺先俱分左右。且如弓梢:斜上横来一梢,谓之弦梢,两边小梢谓之箭,此弓梢也。鹿角:朝上多用梢干相朝是也。蜂腰梢:头尾分枝是也。鹤膝梢:一上一下是也,翘空而发是也。斗柄梢:象斗,发枝多向左边是也。鼠尾:斜上发枝,垂下带直是也。鹰爪梢:乃短梢,就曲分枝是也。海棠:无荆刺,梢无萼。其余小梢视一时之兴,自有妙处,不能备述也。

  花开五出,各以名兴:萌芽、柳眼、麦眼、椒眼、虾、蓓蕾。正为古老,背为枯髅、髑髅、孩儿头、女子面、丫头、鹿唇、兔唇、傀儡、蜂儿、蝴蝶、仙人捧镜、状元结巾、浥露、顶雪、吹香。正背偏则向阳正半,半背正偏;阴阳临风,侧向照水,粉蕊弄香;攒三簇四,或上或下,正开花蕊,各须分晓,繁而不乱,有前有后。此述梅之真趣尽矣,后学君子当熟玩之,何患不成纵横自然?故述此以助好事者云。


【扫梅十要】

  一要得意下笔;二要水墨浓淡;三要枝分左右;四要横斜上下;五要老嫩相兼;六要下笔不填;七要有花无花;八要花分疏密;九要枝分女字;十要十字藏花。

 
  

 

 

  
子夜星网站
Personal Website. Created by Midnight Star .Copyrigh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