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发注册送彩金 >> 子夜卷宗 >> 子夜文集 >> 朱熹《庭训·不自弃文》·译注

 

  

  

朱熹《庭训·不自弃文》·译注

 

原文/ 清刻本《朱子文集大全类编〔卷二十一·庭训〕》 译注/ 璞如子 2011年6月11日

 

  编译者按:此一篇《不自弃文》,见载于清刻本《朱子文集大全类编〔卷二十一·庭训〕》。有人认为此文是托名之作,理由是此文并不见载于朱熹早期文集之中。当然,亦有论证此文实为朱熹原作无疑者。然而,就其劝诫世人不自弃的启发性来讲,探讨此文是否朱熹原作并非重要。此文,举寻常事之例、讲人世间之理,所言“怨天者不勤,尤人者无志。”“视天下之物有一节之可取且不为世之所弃,岂以人而不如物乎?”其发人深省,实又非同凡响。虽然此文劝学内容因其时代局限而并不全然可取,但其劝勉道理及其行文宗旨,则完全可被今人所理解。再有,此文之法以物论事而及人,文辞间严谨老练而且豁达,领教之余又足以作为美文兼赏之。


  【译文】

  凡天下之物,均有其物性。只要该物有一点可取之处,便不会被世间丢弃。难道堂堂之人反而不如物吗?!比如坚硬的石头而有琢玉的作用,比如剧毒的蝮蛇而为配药所需求。粪物是够污秽的了,用来施肥发酵田土,则五谷作物能依赖它抽穗结粒。草木灰已是冷寂的残物了,用来洗涤,则衣裳就能靠它得以清净洁明。食用龟的肉,其甲壳可以扔了,而人们能用它来占卜年景。食用鹅的肉,其毛羽可以扔了,而侗族人把它缝在衣服上用来抵御腊月之寒。推举实例,如此考究下去,则天下没有可弃之物了。而今天人们有被遗弃之感,仅是自己放弃自己而已。

  以“五行”之说论定事物相生相克之属性,以“五事”之理关注事物的各种情形,以“五典”之教义来教化需教化之人,以“五经”之典来学习应当掌握的知识。有格调、有体察事物的认识可以考究文章,懂得考核政绩法则和考核程序可以晋级富贵。人生通达时要以这个道理身居高官显位,穷困时也应以这个道理拜师交友。当今世人因无事可用而怨天尤人,哪有这个道理啊?故而,常埋怨上天的人并不勤快,总怪恨别人的人是没有志气。应反过来找找本身问题并怪罪自己、怨悔自己;要卓然不群地树立志向,毅然决然地努力用功。看看天下之物,但有一点可用之处就不会被世人丢弃,哪有人而不如物的呢!

  今日高官名士之子孙,衣着华丽,饮食甘美,言语谄媚,傲空一切,只知游逛景物、恣乐于酒宴管弦之中,且不知自身之所以如此显耀滋润,均来自他祖辈、父辈的勤劳刻苦。渴饮甜泉而不问其来源,餐用美食而不知其来由,一旦时过境迁,失去旧日光景,为求取功名而开始读书已来不及,去务农而又承受不住劳苦,去做工匠而又没有平素的技艺积累,去经商而又缺少周转资金。真若到了这种境地,寒来暑往都承受着窘困,衣食住行艰苦不堪;妻子蓬头垢面,儿女形貌猥琐如同囚犯,虽是残羹冷饭,吃的时候不觉羞惭;衣服鞋子破烂了,穿着时也不觉得耻辱。如此衰落而一蹶不振,都是往日所作所为导致的结局。

  我知道唐代著名宰相房玄龄、杜如晦二人平生勤劳辛苦,还仅能撑得住门户生计,竟遭到不肖子弟的挥霍几乎倾家荡产,这可做为鉴戒的例子。又知道河南马氏家族依仗其富贵,骄奢淫逸,子孙唯能酒宴寻欢而已,此外人间事业一概不知,当时被号称“酒囊饭袋”。当世道变迁、运数衰落,饿死于沟壑的就不可计数了,此又是一重大鉴戒。

  作为人的子孙,应当思虑祖德之勤劳;为太子者,应当念及父辈功业之刻苦。要勤勉不懈,求取事业有成;要兢兢业业,以树立远大志向。他人都蜂涌地追向那里,我独秉志坚守于此处。他人都忙于随波逐流地改变自己,我独依然故我不移本色。以学士求取功名者,须学以成名;以务农为家业者,须做到囤粮有余;以作工为操业者,须练就精专的手艺;以经商为本业者,须争取盈余的资金。如果做到这样,则自我感到有价值,对他人也面无愧色;既对得住祖上曾经的筹划,子孙也免得穷困受辱,因而得以自身永保,这不也很稳妥吗!


  【原文】

庭训·不自弃文


  夫天下之物,皆物也<1>。而物有一节之可取,且不为世之所弃。可谓人而不如物乎?!

  盖<2>顽如石<3>而有攻玉之用,毒如蝮而有和药之需。粪其污矣,施之发田<4>,则五谷赖之以秀实<5>。灰既冷矣,俾之洗瀚<6>,则衣裳赖之以精洁。食龟之肉,甲可遗也,而人用之以占年;食鹅之肉,毛可弃也,峒民缝之以御腊<7>。推而举之,类而推之<8>,则天下无弃物矣。今人而见弃焉,特其自弃尔<9>。

  五行以性其性<11>,五事<12>以形其形,五典<13>以教其教,五经<14>以学其学。有格致体物<15>以律其文章<16>,有课式程试<17>以梯其富贵<18>。达则以是道为卿为相<19>,穷则以是道为师为友。今人见弃而怨天尤人,岂理也哉!故怨天者不勤,尤人者无志<20>。反求诸己而自尤自罪、自怨自悔,卓然立其志,锐然策其功<21>,视天下之物有一节之可取且不为世之所弃,岂以人而不如物乎!

  今名卿士大夫<22>之子孙,华其身,甘其食,谀其言,傲其物<23>,遨游燕乐<24>,不知身之所以耀润<25>者,皆乃祖乃父勤劳刻苦也。欲芳泉而不知其源,饭香黍而不知其由,一旦时异事殊,失其故态,士焉而学之不及,农焉而劳之不堪,工焉而巧之不素,商焉而资之不给<26>。当是时也,窘之以寒暑,艰之以衣食,妻垢其面,子釁其形<27>。虽残杯冷炙,吃之而不惭;穿衣破履,服之而无耻,黯然而莫振者,皆昔日之所为有以致之而然也<28>。

  吾见<29>房杜<30>平生勤苦,仅能立门户,遭不肖子弟荡覆殆尽,斯可鉴矣。又见河南马氏倚其富贵,骄奢淫佚,子孙为之燕乐而已,人间事业百不识一,当时号为酒囊饭袋。乃世变运衰,饿死于沟壑不可数计,此又其大戒也。

  为人孙者,当思祖德之勤劳;为太子者,当念父功之刻苦,孜孜汲汲<31>,以成其事;兢兢业业,以立其志。人皆趋彼,我独守此;人皆迁之,我独不移。士其业者<32>,必至于登名<33>;农其业者,必至于积粟<34>:工其业者,必至于作巧<35>;商其业者,必至于盈资。若是<36>,则于身不弃,于人无傀,祖父不失其贻谋<37>,子孙不沦于困辱,永保其身,不亦宜乎!


  【注释】

  <1>夫天下之物,皆物也──夫,文言发语词。类似于今时语句习惯的引导词“说到”“这”。“皆物也”:强调的是物性。
  <2>盖──发语词,同时具有“因为”“由于”的词义。
  <3>顽如石:与“毒如蝮”词语结构同。此一语句结构很特别,“如”具有助语作用,且有“比如”含义,用“如”隔开形容词和名词,为强调形容词“顽”“毒”。
  <4>施之发田──“施”:施用。“之”:代词。“发田”:使田土熟化、发酵。
  <5>秀实──秀:指黍禾抽穗。实:果实,实粒。
  <6>俾之洗澣──“俾 ”:使。“澣 huàn”:洗涤。草木灰加热水浸泡,然后用细布或麻袋片滤出水来洗衣服,有相当于肥皂的去污作用。
  <7>峒民──即南宋时期的侗族人,常被视为不服王化的“化外之民”,因而又被称作“峒人”或“洞蛮”。“御腊”:御,抵御,抵抗。腊,即腊月,寒冬腊月。
  <8>推而举之,类而推之──即:举例推究,比类考证。
  <9>今人而见弃焉──“见弃”:指不被使用、不被关注,似有被世人抛弃的感觉。焉:语气助词。
  <10>特其──“特”:只,仅。“其”:带有代词含义的语气助词。文言文中的语气助词与今代单纯的语气助词不同,常含有一定词义。
  <11>五行──五行:即指“水、火、木、金、土”。“五行以性其性”:倒装句格式。“五行”前置,用以强调。“以”后置,用来连接进一步动作。前“性”,属于名词动用,指“性辨”某事物之属性。所谓名词动用,即名词作为动词使用,是古文言习惯,借以表达具有原名词含义的动作。后“性”,本义名词,指事物的属性、本性或天性。以下“以…其…”句子结构,亦可参照解析。
  <12>五事──五事:即指“貌、言、视、听、思”五种人事。见《书·洪范》:“五事:一曰貌,二曰言,三曰视,四曰听,五曰思。貌曰恭,言曰从,视曰明,听曰聪,思曰睿。”
  <13>五典──本文中的“五典”即指儒家的“仁、义、礼、智、信”。“五典”另一含义为:指“五常”,指五种行为规则。语出《尚书·泰誓下》:“狎辱五常”。唐孔颖达疏云:“五常即五典,谓父义、母慈、兄友、弟恭、子孝。”
  按:“五典”还有一种定义,即“少昊,颛顼,高辛,唐,虞”之经典,据传经过孔子修订。《说文》:典,五帝之书也。此“五典”定义并非本文所指。
  <14>五经──五经:即指《周易》《尚书》《诗经》《礼记》《春秋》儒家五圣经。
  <15>格致体物──格致:于此句中,应是就“格调”而言。例:宋欧阳修《归田录》卷二:“昌花写生逼真,而笔法輭俗,殊无古人格致。”《朱子语类》卷七八:“况先汉文章重厚有力量,今《大序》格致极轻,疑是晋宋间文章。”体物:常解释为对事物的体察。
  按:此文中“格致”一词,不要与另外一种含义混淆。“格致”一词的另外含义,通常指“格物致知”的略语,出自《礼记·大学》。格物:推究事物之理。即考察事物的原理法则而总结为理性知识,常解释为博物之学。后人解释:格致之道,在物境中体认天理。又所谓博物之学,故名格致。又格致寓致知,即研究事物之意。
  <16>律其文章──使文章严谨、规范,有条理。律:约束、约制。
  <17>课式程试──课式:考核官吏政绩的方式。程试:按规定的程式考试,后多指科举铨叙考试。
  <18>梯其富贵──梯:阶梯,梯级,梯递。此指晋级。
  <19>达则以是道为卿为相──“达”:通达。“是”:在此意为“此”“这个”。卿:古时高级长官或爵位的称谓。相:宰相。
  <20>故怨天者不勤,尤人者无志──怨天的人是自己不勤奋,怨恨别人的人是自己没有志气。尤:埋怨,怨恨。
  <21>策其功──策:督促,奋勉,努力。功:用功。
  <22>名卿士大夫──在此泛指官宦阶层。士大夫:旧时指官吏或较有声望、地位的知识分子。
  <23>华其身……傲其物──“华”:着华丽服装。“甘”:甘美。“谀”:阿谀奉承、谄媚。“傲”:傲慢地对待。“物”,此泛指人与事物。句中“其”,为语气助词。
  <24>遨游燕乐──“遨游”:即远游。此指四处游玩。“燕乐 yùe”:指酒宴声乐。“燕”古通“宴”。“乐 yùe”:音乐,声乐。
  <25>耀润──显耀的而有润泽的光彩。此指身世、享用方面很风光。
  <26>欲芳泉……商焉而资之不给──“欲”,于此为会意性动词,即渴饮。“饭香黍”:饭,名词动用,指餐食。香黍,即香美的米饭。“时异事殊”:指时局异常、世事出现变故。“故态”:旧日常态,以往光景。“士”“农”“工”“商”:皆具有从事含义的名词。  “焉”:语气助词。
  <27>子釁其形──儿女形貌猥琐,如同囚犯。“釁 xìn ”:此指囚犯。《集韵》:釁,一曰罪也。《字汇》:釁,罪也。
  <28>有以致之而然也──得以导致这样的结果。
  <29>我见──此处之“见”,当然是书中所见,译成“知道”“了解到”较为妥当。
  <30>房杜──即唐名相房玄龄、杜如晦的并称。唐刘肃《大唐新语·匡赞》:“自是台阁规模,皆二人所定……二人相须以断大事,迄今言良相者,称房杜焉。”
  房玄龄﹙579-648﹚:名乔,字玄龄,齐州临淄(今山东淄博东北)人。唐代初年著名良相、杰出谋臣,大唐“贞观之治”的主要缔造者之一。玄龄公辞世后,承袭其“梁国公”爵位和偌大门庭的房遗直,违背祖训,德不压身,不知进退,终致兄弟阋墙、遭人陷害,成为取败之由。
  杜如晦﹙585-630﹚:字克明,汉族,京兆杜陵(今中国陕西西安市长安区)人,唐朝初期大臣。是李世民夺取政权、开创“贞观之治”的主要谋臣之一。凌烟阁二十四功臣之一。
  <31>孜孜汲汲──勤勉不懈,孜孜不倦地忙碌。
  <32>士其业者──选择走“仕途”发展道路的人。“士”即“仕途”
  <33>必至于登名──“必至于”:即“务必争取到……”。“登名”:即指榜上有名。登,登册。
  <34>积粟──积余的囤粮。
  <35>作巧──即操作技艺。
  <36>若是──如果做到这样。
  <37>贻谋──贻,遗留。谋,谋划,谋算。“贻谋”:此指曾经为后人所作的打算和谋划。
 
 

  
 

 

  

连发注册送彩金
Personal Website. Created by Midnight Star .Copyrigh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