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发注册送彩金 >> 现代诗词 >> (藏)仓央嘉措诗集 <1> 高泽言·译本

  
  

 



仓央嘉措诗集



  

  


  仓央嘉措(1683-1706),门巴族,六世达赖喇嘛,法名罗桑仁钦仓央嘉措,西藏历史上著名的诗人、政治人物。
  康熙二十二年(1683年)仓央嘉措生于西藏南部门隅纳拉山下宇松地区乌坚林村的一户农奴家庭,父亲扎西丹增,母亲次旺拉姆。家中世代信奉宁玛派佛教。
  康熙二十一年(1682年)二月二十五日,在刚刚重建竣工的布达拉宫里,五世达赖罗桑嘉措圆寂。罗桑嘉措的亲信弟子,即当时“第巴(藏王)”桑杰嘉措,为继续利用五世达赖的权威掌管藏传佛教格鲁派(黄教)事务,因而秘不发丧,且向外界宣布,达赖喇嘛进行无限期修行,静居高阁,不见来人,一切事务均由“第巴”负责处理。在藏语里,第巴是管理卫藏行政事务的最高官员,俗称“藏王”。桑杰嘉措一面欺瞒僧侣民众和康熙皇帝,一面迅速派人到民间秘密寻找转世灵童,以便日后真相败露,能马上迎六世达赖入宫。
  康熙二十四年(1685年),仓央嘉措为选为五世达赖的转世灵童,并秘密送往错那的巴桑寺里正式学习佛法。仓央嘉措五岁开始学习文字,七岁时学习佛法,八岁时开始学习《吐古拉》、《诗镜注释》等,而《诗镜注释》对于仓央嘉措的诗歌影响巨大,相当于是其成为诗人的启蒙。
  康熙三十五年(1696年),康熙皇帝在平定准噶尔叛乱中,从俘虏那里偶然得知西藏五世达赖已圆寂多年,十分愤怒,致书责问桑杰嘉措。桑杰嘉措一面认错,一面派人去迎接转世灵童。次年(1697年)九月,14岁的仓央嘉措被自藏南迎到拉萨,途经浪卡子县时,以五世班禅罗桑益喜(1663—1737年)为师,剃发受沙弥戒,取法名:罗桑仁钦·仓央嘉措。同年十月二十五日,于拉萨布达拉宫举行坐床典礼,正式成为六世达赖喇嘛。
  康熙四十年(1701年),固始汗的曾孙拉藏汗继承汗位,与藏王桑结嘉措的矛盾日益尖锐。康熙四十四年(1705年),桑结嘉措决定先下手为强,秘密派人给拉藏汗下毒,不料被发现。拉藏汗大怒,调集大军击溃藏军,杀死桑结嘉措,并致书清政府,奏报桑结嘉措谋反,又报告说桑结嘉措所立的六世达赖仓央嘉措沉溺酒色,不理教务,不是真正的达赖,请予贬废。康熙皇帝于是下旨:“拉藏汗因奏废桑结所立六世达赖,诏送京师。”据传在康熙四十五年(1706年),仓央嘉措在押解途中,行至青海湖滨时圆寂。
  仓央嘉措是藏族著名诗人之一,诗歌驰名中外,在藏族文学史上有重要地位。汉文译本公开发表和出版者至少有十种,或用整齐的五言或七言,或用生动活泼的自由诗。其中最为经典的是拉萨藏文木刻版《仓央嘉措情歌》。
  本次诗集整理,共收录高泽言(现代体)、曾缄(古体)、刘希武(古体)三种译本。
 


 
 

〔共4頁〕第一頁 下一頁

 

 

六世达赖诗·现代体译本一二五首

● 现代体译本 - 高泽言·译
 

  ◇ 千秋月

  月光挺起胸脯,听到爱人的足声从微风中传来,
  一簇一簇的露珠,回忆起爱人的灼热……
  犹如蝴蝶,心儿抖动起闪亮的翅膀,保密啊!
  东山的溪水,披散着她的玲珑,流荡着我的心事……

  〔注〕藏文ma—skyes—a—ma(拉丁文转写)一词,系“少女”之意,于道泉先生根据藏文原意将之译成“未生娘”一词,学者多从之。今为文意疏通,并考虑到汉族读者的审美习惯,译者将其转译成“爱人”一词。


  ◇ 风尘误

  这阵拂过嫩禾薰醉于原野的微风,
  弯弯曲曲地为芳草述说着飞蓬的故事:
  唉!韶华有谢,荣枯易代!看啊——
  丰润的少年,转瞬间,已似不丹的弯弓!

  〔注〕藏南、不丹等地盛产良弓,多以竹为之。仓央嘉措生于藏南,有人认为此诗是仓央嘉措的自喻诗。


  ◇ 倚罗香

  泪珠滚滚,纯洁并未湿润
  爱人呵,是我缠绵百年的月儿
  幽深而又温馨。那是激情的海
  那海里的舌头,是我的珠宝之城

  〔注〕汉诗:“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味其深意,与仓央之作有异曲同工之妙。


  ◇ 凝脂一梦

  犹如滑落的凝脂,滑入我的眼眸
  呼吸邂逅芳香;秋水与秋水相遇
  缠绕的风,柔软的松精美石——
  变幻着爱抚,在抚摸,却悠然消失

  〔注〕松精美石:即松耳石(一种宝石),通常绿色,绿里透白称白璁,为上品。藏人多喜之,信其上品有避邪护身之功用。


  ◇ 桃之夭夭

  或吻,或泪,都会使我浸沐于——
  兰心慧质之中,那是成熟的桃子
  高倨于求慕者的目光之上,难道是——
  天上的太阳,落在了桃树枝头

  〔注〕体会原文:似意在“侯门深似海,佳人不可求”,故在译文中按照诗歌的逻辑趋势加上最后一句,以求诗意之浑融,并加强诗歌的情感力量。


  ◇ 实堪恼

  回味起你那甜美的温存,黑夜
  就荡漾起你的眼睛,令我热血沸腾
  白日里没能和你融为一体
  夜晚的宫殿,也懊丧如旧苑荒城

  〔注〕汉诗:《诗经?关雎》有“窈窕淑女,寤寐求之。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悠哉悠哉,辗转反侧。”参较仓央之作,读者诸君有何感想?


  ◇ 香迹难寻

  花无衣裳,摇晃着带露的肌肤
  想把阳光搂在怀里。蜜蜂飞来时
  时令已经过了,残红香消成泥
  缘分化为烟尘,手抚花魂,枉自断肠


  ◇ 花离枝

  哭泣吧,幸福在睡眠,不再呼吸
  深秋的风,为何又牵惹来飞絮
  芨芨草啊,你那纤腰,如何独倚冰霜
  蜂儿与鲜花,无奈,分飞于苍雾丛中


  ◇ 鹜恋芦

  野鹜飞来,眷恋丛芦的深情
  在甘甜宁静中,互吐浓情与芬芳
  可是,湖面上的层冰,竖起寒冬的利刃
  挚着的鹜啊,在风中……一步一回头


  ◇ 落花魂

  兰房寂寞的时候,蜻蜓飞进我的窗户
  天亮了,探香的粉蝶飞走,留下花萼独颤
  冤家呀,木船儿没有心肠,马儿也知道回头看我
  没有信义的人儿,你浇灭红烛,就不再回头看我

  〔注〕藏地渡船皆刻木马置于船首,其头做回顾状。


  ◇ 萍水风月

  满街尘絮,虚设良宵美景;无知的女人
  翘首于风月之上,出售着青春誓约
  轻浮的蛇,轻浮的同心结……
  色彩斑斓,如同水儿,遁地无痕


  ◇ 情幡飘飘

  福幡袅袅飘动,妹妹的心儿,把云翳穿破
  纯洁的爱情,从柳树上燃起
  火舌舔到天空。看守柳树的阿哥
  勿用石头,去惊扰这热诚

  〔注〕在西藏各处的屋顶和树梢上都竖有许多印有梵、藏文咒语的布幡,藏族人民以为可以借此祈福。


  ◇ 满庭芳

  天上布满墨水写成的誓言,地上飞舞着
  相似的流萤,遇到雨水,就沉寂消失
  真爱,似水一样流过两人的身体,升腾成——
  羞红的太阳,雷电亦难将它拭去!


  ◇ 情火天堂

  我是一帘新绿,印在芳草地上
  鴛鸯的玫瑰心意,岂能印入图章
  图章血液奔腾,也是难诉衷肠
  我俩心心相映,坚贞有若天堂


  ◇ 携手曼札

  生机勃发的锦葵花儿
  若要用幽香去陪伴无上的佛
  请把我这年轻的松石蜂儿
  也带进佛堂——隐入曼札

  〔注〕锦葵花:音译做哈罗。 据西藏人民说,在西藏有两种蜜蜂:一种黄色的叫作黄金蜂;蓝色的叫作松石蜂。 曼札:佛教所用供品之一。


  ◇ 绣佛青灯屋

  我的爱人,是佛屋禅光里碎裂的模型
  爱人呀,莫非真要在这儿遭受熔铸
  若是真要这样,我尘世的心也亦冷却
  看哪,黯然幽光里,我会伴你终生!

  〔注〕以上二诗,其意一贯,故前后共为一首,言虽出家,亦不相离。


  ◇ 迷津情

  黑色的佛缘,抛锚于上师座前
  我抛却身上的新鲜空气,祈求上师指点
  可是这佛堂啊,关不住爱人嫩红的嘴唇
  静坐须臾,我的心,又燃烧而燃烧成她的蝴蝶


  ◇ 醉花阴

  凝神观想佛法的源流
  清清泉水却流不进我的心台
  心台中嫩枝青青,激荡起一层一层的歌声
  那是爱人的雨,繁衍生息着爱人的丰姿

  〔注〕观想:佛教术语,即心中想象着自己所要修的神的形象。


  ◇ 难渡佛心

  无边的心灵,为你的雨露销魂
  没有半点滴落给全能的如来
  如若心海有涯,渡我回归本尊
  拂水折断柔柳,泪珠亦能成佛

  〔注〕藏中佛法最重观想,观中之佛菩萨,名曰本尊。


  ◇ 天女当垆

  水晶山上纯净的雪水
  掺和早起的朝霞,用甘露做曲
  拌以荡铃子上的露珠——酿成美酒
  在智慧天女圣洁的目光中
  和着圣约虔诚地饮下
  我们就永远不会坠入恶途

  〔注〕荡铃子是俗称,学名为臭党参,桔梗科的草药。 恶途:指六道轮回中的畜生,饿鬼,地狱三道。 智慧天女:直译为“空行女”,类似汉族民间故事中的狐仙,多半是绝世美人,常与世人通婚。此处为迁就语气,译作“智慧天女”。


  ◇ 佳人有约

  幸运如清泉喷涌的时候
  我竖起的灵幡就显示了奇迹
  爱神送给我一束名门的玫瑰
  那姝女将用美酒来慰藉我的真情

  〔注〕此诗极言宝幡效验之速。


  ◇ 秋波柔夷

  含摄着她的牙齿,好似洁白的鸽子
  滋润得迷人的微笑有如生命的乳汁
  青春光芒照射四座,顾盼我
  羞涩的热情令我醉似百合


  ◇ 盟情

  幸福是否包含泪珠,爱人?
  我们能否终生结成伴侣?
  她说:“天地合,
  乃敢与君诀!”


  ◇ 心愿两难全

  我若贪婪你胸脯上的阳光
  此生就会断了新月一样的佛缘
  如若一心向佛,离开我心爱的姑娘
  生命就枯萎成熄灭和冷却的灰烬


  ◇ 怨少年

  拉萨东南的工布少年
  心如珠网里的无头蜜蜂
  在我的身上采蜜三日
  又想起佛堂里无上的如来

  〔注〕工布,藏中地名,此乃女子讥诮所欢男子之辞。


  ◇ 松石伴

  深挚的爱情,不是漂浮而逝的云
  溥情负义,天空会依然缄默不语
  松耳石戴在你头上,像亮晶晶的长庚星
  你若有负真诚,它也不会给我窃窃私语

  〔注〕此节说女子如若不贞,男子无从监督,因为能同女子到处行走的,只有她头上戴的松耳石。


  ◇ 请卿盟誓

  因为你的微笑,空中充满芬芳
  芬芳渗透你的牙齿,涨满我心房
  这不是梦幻吧?亲爱的人儿
  给我一个誓言,让我享受——你的衷肠!


  ◇ 鸟石恋

  就象鸟儿在路上偶然遇到了石子
  这温柔乡里的风情呵,要感谢
  卖酒的阿妈!来年若有凄凉情
  阿妈一定会为我们承全,开脱……

  〔注〕拉萨酒家撮和痴男怨女,即以酒肆作女闾。该诗第一句乃是藏族人民常说的一句成语,直译当做“情人犹如鸟同石块在路上相遇”,意思是说鸟落在某一块石头上,不是山鸟的计划,乃系天缘,以此比喻情人的相遇全系偶然。近似汉语“萍水相逢”的意思


  ◇ 心语

  我们自己注进去的爱火,将自己消融
  这样,心语在沉醉中憧憬天伦
  然而,你的身后,牡鹿成群……
  什么时候,你又将我的爱语泄露给他们?

  〔注〕此处的牡鹿,系指女子的许多“追逐者”,男子心目中的许多情敌。


  ◇ 夺爱

  我已俘获了艺卓娜姆的心灵
  她是一位动人心魄的姑娘
  谁料珠帘卷尽,寒风袭来
  可恨的诺桑嘉鲁,夺去我的所爱

  〔注〕艺卓娜姆,仙女名,意为“夺人心魄的仙女”。 诺桑嘉鲁:藏戏《诺桑王子》中的人物,戏中说:猎人得到仙女之后,又被诺桑嘉鲁(王子)恃势夺去。这里有一个古老的传说:猎人在林中游猎,忽见一群仙女自天外飞来,在湖中沐浴。猎人特别喜爱那最年幼的仙女,就悄悄取了她的羽衣。仙女们发觉后大惊,纷纷着衣飞去,唯那最幼小的仙女欲飞而不能,乃为猎人所获。


  ◇ 薄幸

  是似水年华熄灭了心灵之火么
  还是你深藏不露你的光华
  总之在手上时我忘却了你的芬芳
  失去了,才让我惋惜,心痛如刀割

  〔注〕仓央原诗直译为“宝贝在自己手里,不知道它的价值。宝贝归了人家,不由得又气又急。”揣摩原意,为突出情的氛围,故作是译。


  ◇ 衣带渐宽

  几许风流,几番娇嫩
  春波莺语卷情帘。可恨今日
  数片飞红落入人家院
  谁奈得旧梦新愁,一江柳瘦?

  〔注〕此诗原译为:“爱我的爱人儿,被别人娶去了。心中积思成痨,身上的肉都消瘦了。”


  ◇ 梦香罗

  掠情恨处,梅花落尽春色
  种得相思连夜雨,求卜问签
  春潮晚急,似曾归来风流
  都几许,夜夜梦中香罗


  ◇ 寄身当炉

  琉璃钟,琥珀浓。皓齿熏香醉今生!
  心儿甘,情儿愿,日日睡在软唇中。
  你不死,我长生!粉状玉琢岁月浓,
  烹龙煮凤珍珠红,珍珠红,拢香风。

  〔注〕西藏酒家多系娼家,当炉女多兼操神女生涯,或撮和痴男怨女使在酒家相会。


  ◇ 胜似落花

  似空行女触到一根摇荡的芦苇
  母亲把你生长在桃树的枝梢
  爱情无停泊之港,欲望没有彼岸
  韶光离散,赛似那落花阵阵


  ◇ 千金难买美人心

  幼时的伴侣,情感似飞雪飘转
  难道,你的心性已沉落似狼群
  无论多么可口的佳肴,亦难挽住你的心灵
  你总想逃回深山,让铃荡子在风中轻扬

  〔注〕这一节是一个男子倾其财力却不能买得一个女子的爱,怨恨而生此言。


  ◇ 覆水难收

  鲜花零落时把芳香付与和风
  野马跑进山里可用绳索套回
  而你的心,总在我双手之外飘移
  未来啊,竟不存留任何收回的机会


  ◇ 情思乱心

  狂风卷弄着苍鹰,把它摔进巉岩
  无尽的蹂躏——使它羽毛零乱
  轻佻的心,使我哭泣憔悴
  妹妹啊,请想想如何减轻我的伤悲


  ◇ 仇雠

  天空仿佛无边的心敞开了痛苦
  黄边黑底的乌云孕伏着冰雹
  那班第啊,窥视着神圣佛园
  犹如制造悲剧的豺狼,是我佛的祸根

  〔注〕班第,系钵教出家人。按,钵教乃西藏原始宗教,和内地道教相似,在西藏常和佛教互相排斥。佛家以之为藏中外道,是故仓央嘉措做诗斥之。


  ◇ 如履薄冰

  腰股内一阵阵颤栗,来自初消的冰床
  晨光里那蓝星的幽光,令马儿收回心跳
  初识的情人,我们是浪尖上的一双白鸟
  那蓝星的幽光在百合上闪耀,为了提防,
  我收回舌尖儿……


  ◇ 梨花落

  蛾眉似满月,姣容赛清辉
  到而今,寒宵玉兔,穷途路
  恰似画檐珠网,消磨飞絮
  奈何烟柳断肠,迢遥无尺素


  ◇ 月徘徊

  归去,归去,佳期无误
  念君月中桂,一心盼月圆
  月圆需君来,君来月更圆
  清风更清光,清光月徘徊


  ◇ 天堂人间

  情人啊,你是我的乐园
  犹如须弥山,是世界的中心
  请你们屹立如常,让日月围着你们运转
  日月不会走错,我也不会失去方向……

  〔注〕佛经上说,世界的中心是须弥山,日月星辰围着运转。


  ◇ 誓如满月

  初三的月儿,轻缀于人间梦里
  堆积起露珠一样的幻想,闪烁跳跃
  甜蜜的爱人呀,你的誓约,从宁静的雪峰
  轻轻滑来,是否像十五的月儿,丰盈而又俊秀


  ◇ 佛箭飞旋跳雨

  我要用手指拧碎这片醉醺醺的天空
  让情敌们似长蛇一样扭动着身子逃遁
  就像高居于十地的金刚护法,发誓——
  用天上的神通,驱走我们佛教的敌人

  〔注〕菩萨修行时所经的境界有十地:1、欢喜地;2、离垢地;3、发光地;4、焰慧地;5、极难胜地;6、现前地;7、远行地;8、不动地;9、善慧地;10、法云地。金刚护法系菩萨化身,故亦在十地界中,系密宗护法神之一。


  ◇ 杜宇唤春归

  当树顶的嫩叶,悬挂着蓝色的雾气
  杜鹃让鲜花,张开惊奇的眼睛
  我惊奇地嗅到了,故乡门隅的春风
  这时候情人给我以温馨,使我浑身舒畅

  〔注〕藏地高寒,杜宇啼而后春至。门隅:诗人(仓央嘉措)的故乡。


  ◇ 愚无常

  生也无常,死也无常
  爱也无常,恨也无常
  落花婉转费思量
  奈何?不思最触肠

  〔注〕此首诗歌疑原文有误,姑且意译之,以待大家斧正。


  ◇ 谁奈悍妇

  雨后蔚蓝的雾靄,弥漫在树林间……
  无论什么样的狗儿,喂熟就容易驯顺
  为何家中的雌虎,越是温存她越凶悍
  这根树梢摇曳,盼望那麻雀不再啁啾

  〔注〕雌虎,即母老虎,俗称家中的悍妻。


  ◇ 难度女儿心

  软玉纤腰,还有那香喷喷的发丝
  让我在她身上吮吸着芬芳!这娇躯
  仿佛着火一样,却不知她心的深浅
  不似画几个图形,瞬间就算出天上的星辰


  ◇ 人约黄昏后

  柳树俯下身子,倾听微风飘来的话语
  原来是这双宿,嘴唇对着湿漉漉的嘴唇
  好心的柳树儿,仰头叮咛新月儿勿扰
  不料多嘴的鹦鹉,却蓦然学舌
  惊起了双宿,羞红了百合花
  双宿说:“巧嘴的哥哥啊,求你守秘呵……”


  ◇ 有美一人

  拉萨街头的人群中,琼结的姑娘——
  是珊瑚岛上的珍珠!她的美丽,犹如
  金色孔雀展翅在花瓣盛开的樱桃树下
  和我相会的人儿,正是一位琼结姑娘

  〔注〕琼结,西藏山南重镇,系吐蕃(中古西藏)故都。西藏谚语有云:“雅龙林木广,琼结人漂亮”。


  ◇ 勿语夜未归

  荡铃子还未睡醒,我涉过生命的春潮归来
  小心地拭净——我甜蜜的微笑。这一切,
  全落进大胡子老狗,那双机灵的眼睛里
  朋友啊,别说我黄昏出去,归来天已黎明


  ◇ 踏雪留痕

  淘气的雪花儿,追逐着我的踪迹,
  把我的故事喧闹得满天都是:夜晚,
  他去会情人,破晓才归来,装作老实人。哈哈
  我在雪地上,留下了他的足迹……


  ◇ 隐姓埋名

  不要把泉水递给不能喝的人——
  浪子宕桑汪波,就是持明仓央嘉措
  他从布达拉宫,潜入拉萨酒肆
  为的是琼浆玉液,为的是姑娘的雪唇

  〔注〕持明:修密法的佛教徒,称之为“持明”或“日增”。仓央嘉措为达赖时,在布达拉宫辟一旁门,自管锁,夜从旁门出,更名宕桑汪波,至拉萨寻芳猎艳,破晓仍从旁门归。某日一夜大雪,晨归,足迹遗留雪上,直至卧室,宫人溯足迹来源,至一荡妇家,于是秘史尽露。以上三首,实可归为一组组诗,内容亦连贯有致。


  ◇ 钱刀作笑颦

  被底里软香温玉,幸福使我迷醉缱绻
  颤动的水波,如潮般溅出琼浆
  仿佛从海洋之底出浴的太阳,爱人啊
  别是为了钱财!告诉我——不是虚情假意



〔共4頁〕第一頁 下一頁



  

  

连发注册送彩金
Personal Website. Created by Midnight Star. Copyrigh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