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发注册送彩金 >> 家国天下 >> 俞敏洪的“女性堕落论”活该被怼!
  
        

俞敏洪的“女性堕落论”活该被怼!

 

原题:俞敏洪活该被怼!


文/郭松民 来源:新浪网作者微博 2018年11月22日 子夜星网站整理编辑



  〖编者按〗新东方集团董事长俞敏洪于11月18日下午做了一场演讲,在他论证自己的观点“衡量和评价的方向决定了教育的方向”时认为:“如果中国所有女人挑选男人的标准是男人会背唐诗宋词,那么所有男人都会把唐诗宋词背得滚瓜烂熟。如果中国所有的女人都说:中国男人就是要他赚钱,至于他良心好不好我不管。那所有的中国男人都会变得良心不好,但是赚钱很多的男人。一个国家到底好不好,我们常常说“在女性”,就是这个原因。现在中国是因为女性的堕落,导致了整个国家的堕落。”此话一出,舆论哗然,骂声一片。很快,俞敏洪在微博上就自己的这番言论道歉,称他想表达的真正意思是:“一个国家的女性的水平,就代表了国家的水平。女性素质高,母亲素质高,就能够教育出高素质的孩子。男性也被女性的价值观所引导,女性如果追求知性生活,男性一定会变得更智慧;女性如果眼里只有钱,男性就会拼命去挣钱,忽视了精神的修炼。女性强则男人强,则国家强。”然而,网民们似乎并没有接受他的道歉,且斥之为“越描越黑”。
  鲁迅先生说:“但向来男性的作者,大抵将败亡的大罪推在女性身上,这真是一钱不值的没有出息的男人。”


  01

  俞敏洪的“21世纪红颜祸水论”引起了一大票女同胞的众怒,“留学教父”顿成众矢之的,瞬间被射成了一只刺猬。

  其实,喜欢说话的人应该感谢俞敏洪。在这样一个肃杀的深秋季节,他舍身饲虎,贡献了一个非常有争议性的话题,让大家可以议论纵横,恣肆汪洋,又不至于被删帖,被封号。多好啊!

  俞敏洪已经到全国妇联去道了歉,但我觉得,他心里未必真的服气。网上也还有一些支持他、呼应他的观点的文章。

  俞敏洪并非绝对孤立。为什么呢?

  因为俞敏洪的观点和许多人的“观察”与“经验”相吻合。

  02

  前几年,房价飙升令屌丝苦不堪言的时候,有财经媒体进行了调查,得出了推高房价的十大原因,其中前三条是──

  1、丈母娘推高房价;2、剩女推高房价;3、男多女少推高房价;

  细细想来,这不正印证了俞敏洪的观点吗?

  如果还觉得不能说明问题,不妨打开电视,看看遐迩闻名的“非诚勿扰”,听听那些女嘉宾的征婚条件。

  还记得“宁在宝马车上哭,不在自行车上笑”吗?

  黄纪苏老师在他的《灯都灭了》一文中,记录了他有一次看相亲节目的经历──

  (一个农民工穿过“幸福之门”,站上了相亲台。)

  美女们脸色很难看,就好像雪白的婚纱被要饭的抓了一把。美女们说话很难听,她们“麻烦”农民工“活得现实一些”;“劳驾回到真实的世界”;“可以同情你,可怜你,但不会接受你”。还有一位生怕农民工听了不铭心刻骨,说她家有一座别墅,两部法拉利;她是研究生学历,可以嫁给两辆兰博基尼;她要找的是男友,不是“男佣”。

  还需要举更多的例子吗?

  不承认这些现象,一味怒怼俞敏洪歧视女性,其实不得要领。

  03

  俞敏洪的问题,不在于他没有看到现象,而在于他把现象当成了本质。

  很奇怪,他居然是搞教育的?!

  毋庸讳言,拜金、堕落的人群中,有男性,也有女性。

  但如果因为有女性堕落就要女性为“国家的堕落”负责,则犯了“倒因为果”的错误。

  身为一名男性、“成功者”,要女性为“国家的堕落”负责,原因无非有两个:一是肤浅。只能看到现象,并把现象之间表面上的联系,当成了内在的、本质的联系。二是懦弱。不敢深究“国家堕落”的深层次原因,因为害怕会追到自己头上。

  鲁迅先生曾经很逼真的画出过这类人的心理:“中国的男人,本来大半都可以做圣贤,可惜全被女人毁掉了。商是妲己闹亡的;周是褒姒弄坏的;秦……虽然史无明文,我们也假定他因为女人,大约未必十分错;而董卓可是的确给貂蝉害死了。”

  即以“搞教育”的俞敏洪先生自己为例吧。

  鲁迅先生说,“教育是要立人。”孔子说,“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杜威说,“教育即生活。”

  古今圣贤对教育的论述很多,可能对,可能不对,但还没有一个人说教育就是要赚钱。

  而俞敏洪先生,不客气地说,就是为了赚钱而搞教育的──这有带有他个人传记片性质的电影《中国合伙人》为证。在影片中,他们三位合伙人想得根本不是什么“立人”、“育人”,而是赚钱。赚了足够多的钱之后,把钱洒向空中,然后伸开双臂沐浴在钱雨中,感到无限幸福。

  影片的名字起得好,他们是“合伙人”,并非“教育家”。

  试问,这是不是一种堕落呢?俞敏洪是不是也应该对“女性的堕落”、“国家的堕落”承担一点责任呢?

  04

  说到底,要某一个性别承担“国家堕落”的责任,这是一种伪逻辑。

  如果一定要找“国家堕落”原因的话,那首先是因为精英──包括俞敏洪这样的新晋财富精英──堕落了。精英的堕落,导致了社会和国家的堕落。

  05

  既然如此,如何解释前述的“现象”呢?

  这只能说,由于女性比较敏感,这使她们成为社会价值观的晴雨表。

  要了解世道人心的变化,观察女性喜欢嫁给什么人,的确是比较简单直观的办法。

  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到七十年代,军人、国企工人都是姑娘们找对象的首选。八十年代,知识分子比较吃香。到了九十年代以后,大款、高富帅、富二代就渐次成了“白马王子”。

  但是,女性愿意嫁给“赚钱很多的男人”(俞敏洪语),除了前述整个社会在精英的引领下逐渐变得拜金之外,还有一个不太引人注意但非常重要的原因。这个原因就是,中国社会由于过于激烈的竞争,由于社会政策变化的趋向是──更少的保障、更低的安全感,以此来刺激人们“更加努力地工作”,导致无论女性还是男性都失去了安全感,更失去了对未来生活的稳定预期。

  比如,在前改革开放年代,一个青年只要参加了工作,其未来的生活是可以预期的。这样,姑娘们在选择对象时就会把是不是有文艺细胞、人是不是老实忠厚等品质因素放在首位。

  但是,今天一切都在剧烈变化,过了今天不知道明天是什么样子的。在这样的情况下,女性择偶时抓住可见的物质条件,比如钱和房子等,就成了一种理性的选择。至少,这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消除不安全感,可以降低对波诡云谲的未来人生之路的担忧程度。

  由此可见,女性并非“国家的堕落”的原因,而是“堕落”的受害者。

  06

  俞敏洪看到晴雨表,但却认为由于晴雨表的变化导致了天气的变化。

  由此,俞敏洪把公共舆论的注意力引向了“两性的战争”,而不是引向讨论如何去建立一个更有安全感、更可以带来稳定预期的美好社会。这就活该他被怼吧?

 
 
 

连发注册送彩金
Personal Website. Created by Midnight Star .Copyrigh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