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岗村大包干纪念馆存在严重错谬

 


文/郭松民 来源:网 2018年03月24日 子夜星网站整理编辑


  “大包干纪念馆”竟然挪用1942年美国记者拍摄的河南大饥荒图片来抹黑新中国,还盗用了当年十三陵水库的施工场景照片来冒充“大包干”后的群众干劲,真是“胆大的村子”!小岗村不但得到中国政府的巨款补助,也得到了 某些仇视新中国前三十年的企业家及富豪们的捐赠,还得到了国外某些人士及个别组织的大笔赞助,看来与这座纪念馆宣传的内容不无关系。他们或意识到,越抹黑改革开放前的新中国时代,越能得到大批赏钱 ?然而“大包干”后的小岗村真的凭个人的实干致富了吗?全国农村学了小岗村搞单干,解散了人民公社,真的让中国农村发生了所谓的“翻天覆地”的变化吗?


  ​​​

  ​小岗村,作为“中国农村改革第一村”,知名度非常高。

   根据相关记载,1978年11月24日深夜,18名小岗村农民召开秘密会议,按下红手印,搞包产到户。这一行为被时任安徽省委书记的万里作为先进典型向全国推广,由此成就小岗村盛名。

   2004年11月9日,安徽省、滁州市和凤阳县共同投资300多万元在小岗村动工兴建大包干纪念馆。该馆由中国科学院院士、著名建筑学家齐康教授进行整体设计,89岁高龄的万里为纪念馆提写了馆名。

  2013年,大包干纪念馆进行了改扩建工程。2014年1月31日,大包干纪念馆改扩建后的新馆正式开馆。

  新展馆总建筑面积达5500平方米,是原展馆的两倍多,布展面积4900平方米,是原布展面积的近3倍。

   新展馆分为溯源、抉择、贡献、巨变、展望、关爱六个部分。在保留老馆史料的基础上,更以图片、文字、视频资料、人物蜡像等,“生动真实”地再现了当年“大包干”从酝酿到发生到发展的全过程。

   据报道,大包干纪念馆建成后,每年接待国内外参观者约80万人次,全国已有近50个单位以及高校在小岗村建立党员教育基地和大学生社会实践基地,纪念馆还成了“安徽省领导干部党史教育基地”,旁边还建起了小岗干部学院,培训来自全国的干部。

  总之,大包干纪念馆影响巨大,中外闻名。

  

  2018年3月21日,笔者慕名来到大包干纪念馆,却赫然发现闻名遐迩的“大包干纪念馆”布展极不严肃,公然用错误照片蓄意欺骗参观者。

   纪念馆的第一部分“溯源”。为了证明“十八位农民大包干”的正当性,用了很大篇幅论证人民公社导致巨大灾难,但其所使用的照片,居然都是新中国成立以前民国时代灾荒和难民的照片,其中很多是美国记者白修德1942年在河南大饥荒期间在灾区拍摄的照片。





大包干纪念馆中的这两幅照片,其实是美国记者白修德和福尔曼于1942年考察河南大饥荒时拍摄的


  这张照片注明是“三年自然灾害,民不聊生”。但这张照片是白修德拍摄的,反映的是1942年河南饿死三百万人的大饥荒惨状(图片来源地址:http://www.richarddonahueproductions.com/lfzcscj/p/2107017272​),怎么忽然又变成了1959年-1961年“民不聊生”的照片呢?

  此外,还有下面的这些照片──我没有时间一一去图书馆核对,我希望有能力的网友帮我查一下──但可以确定的说,全是旧中国的照片,绝非新中国的照片。









小岗村大包干纪念馆的这些图片明显是从解放前的旧照片上剪裁下来的,若贴出原照全图就会露馅
 

  大包干纪念馆采取了不注明拍摄者,不注明拍摄时间、地点,不注明出处的手法,肆无忌惮地朝新中国头上泼污水!

  新中国难道就是这样暗无天日,人间地狱?为了证明小岗村18个人的正确,就要让整个共产党当垫背?

  最令人感到无耻之尤且胆大妄为的是这张照片──


  ​​我把右上角的字放大了一看──

  ​“十三陵水库”!

  ​毫无疑问,这是1958年大跃进和人民公社化高潮期间,修建十三陵水库义务劳动的照片!毛主席、周总理等党和国家领导人都参加了义务劳动。

  如此大量的把不同历史时期的照片张冠李戴,绝不可能是无知导致的,这是对历史的公然强奸,也是对舆论和公众的蓄意欺骗。

  ​用旧中国的灾难控诉新中国,用大跃进和人民公社的荣耀控诉大跃进和人民公社,这一类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下的无耻,也许只有大包干纪念馆才能干得出来。

  ​三

  ​大包干纪念馆的问题还不仅是乱用照片误导参观者,更在于其布展根本违反了“两个三十年不能互相否定”论断,对新中国的前三十年做了完全否定性的描述。

   纪念馆用了一个最为隆重的和宏大的场面展示“文革批判会”的场景,以此来控诉“文革”,但这场批判会却是一个“抽象的”批判会,场景旁边没有任何提示这场批判会发生在何时?何地?批判者是谁?被批判者是谁?为什么批判?所这些统统没有!

  http://www.richarddonahueproductions.com/lfzcscj/large/3f840b6bly1fpo653jq2wj21kw16o7wi.jpg

  ​横幅上“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也并非文革口号,而是文革结束后为了控诉文革被臆造出来的。

  简言之这是一场小岗村从未发生过的、虚构的批判会。目的就是要通过这个肃杀、恐怖的场面完全否定新中国的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

  2013年1月5日,习近平总书记在新晋中央委员、候补委员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大精神研讨班开班式上发表重要讲话,指出:

  ​“我们党领导人民进行社会主义建设,有改革开放前和改革开放后两个历史时期,这是两个相互联系又有重大区别的时期,但本质上都是我们党领导人民进行社会主义建设的实践探索。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在改革开放历史新时期开创的,但也是在新中国已经建立起社会主义基本制度、并进行了20多年建设的基础上开创的。不能用改革开放后的历史时期否定改革开放前的历史时期,也不能用改革开放前的历史时期否定改革开放后的历史时期。”

  ​后来,媒体把这段讲话概括为“两个三十年不能互相否定”。

  在习近平总书记代表党中央所做的十九大报告中,关于新中国前三十年,有了更加权威的表述──

  ​“我们党深刻认识到,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必须建立符合我国实际的先进社会制度。我们党团结带领人民完成社会主义革命,确立社会主义基本制度,推进社会主义建设,完成了中华民族有史以来最为广泛而深刻的社会变革,为当代中国一切发展进步奠定了根本政治前提和制度基础,实现了中华民族由近代不断衰落到根本扭转命运、持续走向繁荣富强的伟大飞跃。”

  所有这些表述,在大包干纪念馆里没有得到任何表现,相反,纪念馆的布展是直接挑战这些表述。

  ​大包干纪念馆给参观者的印象是,新中国不是1949年成立的,而是1978年成立的。建国大业不是以毛泽东主席为领袖的中国共产党领导亿万人民艰苦奋斗、浴血奋战完成的,而是小岗村的十八位村民在房间里按按手印就完成了。

  

  ​当然,大包干纪念馆也不是完全没有亮点,请看这张图片上面的文字说明──



原来小岗村于1976年就受到“有钱、有粮、有物部门的帮扶”


  想想2009年为了帮扶小岗村而被活活累死的安徽省财政厅干部,小岗村党支部第一书记、村委会主任沈浩,我无语了,感到胸闷气结。

  原来派有钱、有粮、有物的部门领导到小岗村帮扶,并非是改革开放以后才开始的做法,而是在大包干之前就开始了。

   但无论人民公社时期,还是大包干之后,小岗村的村民们都不能自立,都不能靠自己的力量的活得比较好,甚至不能自己养活自己,他们是一群长不大的孩子,永远需要别人拉着、扯着、胡子拉碴了还要别人不断地喂奶,才能憨笑着活下去。

  沈浩的纪念馆就修建在小岗村后边,成了小岗村永远的耻辱纪念碑!

  ​我不想说他们是一群懒汉、也不想说他们就是烂泥扶不上墙,使用尖刻的语言不是我的习惯。但我必须指出,他们是一群需要教育的落后农民,我们不能鄙视他们,而应该关心他们,但为什么要把他们当成英雄来宣传呢?这不是太过滑稽吗?

  

  小岗村故事的全部荒诞之处在于:这本是一个逃兵故事,却被按照英雄主义的逻辑讲述和纪念,由此产生了无法厘清的混乱。

  在特定时期,逃兵不是不可以原谅的,毛委员就给不愿意上井冈山的逃兵发了路费。

  但把逃兵当成英雄歌颂,就产生了严重后果。

  此后三十多年,解散成了时代主题:先是农民解散,然后是工人解散,腐败则意味着干部队伍的解散,移民则意味着精英的解散……

  人心散了,队伍就不好带了。

   不久前,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上讲话是指出:中国人民是具有伟大创造精神、伟大奋斗精神、伟大团结精神、伟大梦想精神的人民。

  ​​这四种精神,小岗村人配不上。他们有权选择他们的生活方式,但不能继续做我们的民族楷模!

  现在最重要是凝聚人心,如果继续歌颂逃兵,中华民族的复兴之路怎么走?

  〔郭松民  独立新闻评论员、影评人、军事评论员。微信公号guosongmin_0001〕
 
 
 

连发注册送彩金
Personal Website. Created by Midnight Star .Copyrigh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