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发注册送彩金 >> 家国天下 >> 村霸干部肆虐,也已成反腐顽疾
  
        

村霸干部肆虐,也已成反腐顽疾

 

原题:村干部以“万岁”自居无法无天 村霸蝇贪成反腐顽疾

来源:大白新闻 2018年01月21日 子夜星网站整理编辑



   据大白新闻1月20日消息,近日,中纪委官网连发两文谈村霸问题,指出有的村霸强揽工程、强拿硬要、强行阻工;有的村霸纵容其近亲属侵吞集体资产、违规占有集体资源……当地群众怨声载道。

  据悉,中纪委官网已多次重申惩治村霸问题。在被披露的案例中,村霸型村干部打人闹事,盯梢巡察组、威胁证人,收工程老板红包、向低保户敛财等做法屡见不鲜,甚至有村干部以“万岁”自居,还有的面对村民举报叫嚣:你们告到哪,礼送到哪!



 

  中纪委连发两文谈村霸问题

  1月18日,中纪委官网发文《强揽工程强拿硬要强行阻工村霸被惩处扫黑除恶护发展》,文中列举了四川省凉山州西昌市高枧乡张林村村委会主任张文辉在该村实施经济适用房工程项目时的多宗罪:

  文章称,起初,张文辉以“维护村级集体利益”的幌子为名,多次带领人与业主方、承建方“协商”,谈判过程中拍桌子、指鼻子、提嗓门、撂狠话、破口骂是家常便饭,口气一次比一次强硬,态度一次比一次嚣张,作风一次比一次蛮横。尽管业主方和承建方迫于无奈,将该项目的土石方工程交由张文辉及其儿子、侄子承包施工。张文辉并没有见好就收,仍换着法子不断抬高工程价。

  于是,直接导致不堪重负的业主和承建方忍无可忍,联手将张文辉的恶霸行径向市委进行了举报。最终村霸张文辉被开除党籍,免去村委会主任职务。张文辉及其家族势力倒了!

  1月20日,中纪委官网发文《贵州:开展专项行动深挖严查村霸寨霸》,以贵州省安顺市平坝区鼓楼街道大关村村支书邱继明村霸罪行为例,再次重申村霸问题。

  据悉,邱继明横行乡里,纵容其近亲属侵吞集体资产、违规占有集体资源,是典型的村霸,当地群众怨声载道。对此,安顺市纪委迅速立案查处,邱继明被开除党籍并被移送司法机关。在从严惩处有关当事人的同时,严肃追究9人主体责任。对履行监督责任不力的5名纪检监察干部进行严肃问责,分别给予党内严重警告、党内警告等处分,其中3人被调离纪检监察系统。

  村干部以“万岁”自居无法无天

  2016年5月5日,中国纪检监察报刊文深刻剖析了河南省舞阳县澧河村党支部原书记张健国严重违纪问题。文章称,张健国任村干部初期,热心为群众办事,工作积极主动,很快将澧河村由一个“脏、乱、差”村变成基础设施完善、各项工作靠前的“明星村”。但随着个人欲望的膨胀,他为群众服务的热情没有了,俨然一副“官老爷”架势,常常以势压人,索要他人钱财,动辄打骂群众。

  其在与调查组谈话过程中语出惊人:“别看你们正在调查我,我现在回到村里,村里的人还得喊我‘万岁’!”据悉,张健国是个妇孺皆知的“名人”,号称“万岁”,其知名度建立在他为非作歹榨取村民利益上。

  经调查组核实,2003至2012年间,张健国伙同其弟弟张建芳先后6次打骂本村村民;两次借故敲诈他人现金6万元;村民办个红白喜事都要“先踩他家的门边”,经他点头同意,一次因其族叔汇报丧事“感到晦气”,张健国以此为由,逼迫对方给他下跪磕头;从出租土地、出售地皮、建设新社区农村饮水工程等中攫取私利几十万元;作为澧河村妇女主任,其妻张爱萍伙同孟寨镇计生办原工作人员魏志强截留私分澧河村计划外生育户社会抚养费9.1万元……在所谓“万岁”的带领下,澧河村村干部全部走上了违纪违法的道路。

  2013年6月13日,澧河村100多名愤怒的群众集体到县政府上访,拉开了查办张健国严重违纪问题的序幕。2013年12月,舞阳县纪委给予张健国开除党籍处分,并将其涉嫌违法问题移交司法机关处理。2014年12月,舞阳县人民法院一审判处张健国有期徒刑17年,并处罚金25万元。

  村干部收工程老板红包向低保户要猪蹄

  2017年7月12日,湖北省十堰市郧阳区鲍峡镇军家坪村党支部书记徐辉林被举报吃拿卡要、侵占民政救助资金、扶贫专项资金、惠农资金等15项24条“罪状”。

  经调查组调查发现,徐辉林在担任村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期间,伙同村会计赵东升,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违规发放补贴2万元;违反廉洁纪律,收取工程老板和低保户礼物礼金(低保户送猪蹄感谢其“照顾”);违反群众纪律,为群众办事吃拿卡要,向低保户收取合作医疗款用于村集体开支;违反国家法律法规,挪用专项资金142.9万元,套取国家专项资金用于村部及广场建设,为群众办事时收受现金14100元。

  郧阳区纪委常委会研究决定给予徐辉林开除党籍处分,同时将涉嫌违法线索移交司法机关处理。给予赵东升开除党籍处分。

  女村霸“盯梢”巡察组、调查组,威胁证人

  顾翠英,安徽省泗县黄圩镇时邵村党总支书记,其他几名村干部对其的评价是:“很强势,很贪婪。”

  调查发现,在时邵村新农村建设项目拆迁补偿工作中,顾翠英与该村村民时东亚及黄圩镇国土资源所时任所长黄启晏(后被依法判刑)勾结合谋,虚报五户村民拆迁补偿面积,骗取拆迁补偿款11.6万元,顾翠英个人占有2万元;时东亚在时邵村违规开发建房,黄圩镇政府组织国土、村镇建设管理所等部门查处并责令停工,时东亚为了能继续建房,托顾翠英送给黄启晏2万元,另给了顾翠英个人6千元;在时邵村承建过6条水泥路的孟某为了取得顾翠英的支持,并在工程验收等方面给予照顾,应顾翠英要求帮其支付3.9万元购房款……

  在市委巡察期间,顾翠英安排时东亚在巡察组驻地对面蹲守,专门观察时邵村来访群众,并将情况用电话向顾翠英通风报信。在县纪委对顾翠英有关问题调查时,也是她安排人尾随调查组人员,并用手机录像,干扰恐吓知情人:“你不告诉我,我到时也能知道,调查还能不通过我吗?”

  2016年7月,当地法院以贪污罪、受贿罪判处顾翠英有期徒刑1年6个月。

  村霸村主任无视村民举报:你们告到哪礼送到哪

  “你们告到哪里,我送(礼)到哪里!”面对村民举报,江西省景德镇市浮梁县洪源镇罗家村村委会主任金松文如是说。

  据当地村民反映,金松文是一个有前科的村干部,曾被公安部门拘押。后利用村委会换届“海选”之机,通过请客送礼等手段当上了村主任。金松文担任村主任以前很穷,而“当官”之后变成了当地的“四多”:钱多、财产多、老婆多、车子多。

  经查,金松文担任村主任期间,违规卖地、贿选、侵占集体财产……曾为了高价卖地,威胁置业公司要在开发区旁边建养猪场。最后,以合同价4万元一亩、实则20万元一亩的价格将开发区旁边的村集体土地卖给置业公司,共140万元,另通过虚列土方工程款的方式,由置业公司提取现金112万元交给金松文个人。

  2016年10月,金松文因非法转让土地使用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六个月。同时,浮梁县9名干部因监管不力被严肃问责。

  人民网评:村霸杀伤力不可低估

  人民网观点频道如此评村霸问题:相对“老虎”而言,村霸充其量是只“蚊子”。蚊子虽小,但恶能不低,只需一二,足以扰得人一夜难眠。说白了,村霸也是农民,不讲法律只认权势,加上有“保护伞”的撑腰,其犯罪行恶,更是无所顾忌,极其残忍。村霸为害乡里,对农民群众的伤害,对党和政府形象的杀伤力,不可低估。

  一定意义上,更应重视最基层的不正之风和腐败问题,因为,它们直接损害着群众的利益,直接影响着群众对党和政府形象的“最初观感”,而且,它们面广量大。唯有狠狠打击,方可震慑遏制。

  问题是,村霸问题由来已久,整治绝非三拳两脚就能济事。因此,既要打突击战,又要打持久战;既要打击恶势力,更要培育善治理。要加強县乡换届选举工作的领导和管理,确保让正派的同志当家主事,这是确保基层政权不变质的最重要的因素。同时,也要从机制体制上,防止基层“一把手”一人说了算。要从战略的高度,激励更多的外乡大学生任职村官,通过引进外乡能人交叉任职、投资等,逐渐稀释和淡化农村的宗族观念,让宗族恶势力难成气候。

  村霸不除,农村难以安宁。发动群众和依靠群众,加大打恶力度,培育新善能,是治理基层腐败、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最有效的途径和办法。

  〔资料来源: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中国纪检监察报、新华社、中国纪检监察杂志、人民网〕
 
 
 

连发注册送彩金
Personal Website. Created by Midnight Star .Copyright ©.